蔡泽知道离少是个有本事的,可就算有本事也不能代表有对付蛮兽的能力吧?

    现在的问题不是二十张围场票要多少钱、多少国勋,就是只问他要一张,他都会犹豫不决。

    万一,离少因此出了什么事,他这是在帮人还是害人?

    给一张都得好好思索一番,更别说二十张了。二十张这不明摆着要带着所有的衣家备用家兵去么?

    蔡泽皱着眉,解释道:“离少,真不是我舍不得花这些钱或是国勋,那些都是身外物,我一个不知道还能活多久的,压根就不在意。

    但是,在没有足够的战力前,你贸然前去就如同送死。

    知道围场票的用途是什么吗?按理说,剿灭蛮兽是好事,为何还要弄出围场票来?那东西是用来给遇到危险的人逃命用的,用途和传送符相似,不过传送范围有限,出不了分营。”

    原来围场票的作用是保命啊!

    南宫璃很想说,如果是这样的话,她只需要他同意他们一行去训练围场就行。可想了想,自己会做传送符的事不易暴露,也就没说了。

    “蔡老伯不必担心,我怎么可能领着众弟兄去送死?”

    蔡泽见离少态度坚持,叹气道:“这样,你我各退一步,你也别说我不帮你。

    分营新兵会马上就要开始了,这一次我就看在你的面子上,破例准许预备家兵参与。

    你若是能带领衣家的这些预备家兵获得这次新兵大会的一个个人奖和一个团队或集体奖,我就认可你们的实力,那二十张围场票,全当我送你!”

    新兵大会?听蔡老伯的意思,这本是为营地那边准备的?

    蔡老伯拿新兵大会说事,无非是想压住他们去训练围场的心思。

    一个个人奖加一个团队或集体奖,听上去根本不可能达成,不过有她在,未必真的不可能。

    虽然,时间上可能有些赶,但是这无疑是打响衣家备用家兵的一个绝好机会。

    从未让备用家兵参与过的新兵大会居然允许备用家兵参赛?这足以轰动整个备用家兵区。

    再来,就算没能达到蔡老伯的要求,那也是一个展示机会,借着这个机会,她可以正式招收志同道合的别家备用家兵,为建立自己的归属阵营推波助澜。

    新兵大会,一个机会,一个舞台,不容错过!

    “好,就这么说定了。顺便问句,假如我们这边能拿下所有第一,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奖励?”

    所有第一?好狂……

    蔡泽愣了好半天,抽了抽嘴角道:“本来每个比赛的第一都是有份大奖的。如果,你们能拿下所有第一,我就当场宣布,你们可自行建立归属阵营,并承诺,只要你们人数达标,就能前往营地落脚!”

    “好!蔡老伯可得说话算话,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蔡泽见离少两眼冒光的样子,不由得失声大笑道:“你这小子,你不担心你办不办得到,居然担心我赖账?你就这么有信心?”

    南宫璃“嘿嘿”一笑,“本来是没有的,现在没有也得有了。这场咸鱼翻身战,我们势要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