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然还有这种事!

    南宫璃默了,所以说,有句话说得很对,人没有压力就不会有动力,也不会有进步。东皇若不是因为有这个外患在,未必能成天穹大陆内的第一大国。

    这么说来,东皇帝也不容易啊!

    “所以,蔡老伯你身上的毒和蛮兽有关?”

    “不错。不瞒你说,我和黑将军出战多为哨兵,四处巡逻,查看敌情。若不是有黑将军相伴,我这条命早就没了。

    所以,黑将军出事,我实在心急难耐,才会对衣家备用家兵不喜,总觉得是他们害了黑将军。好在有你,不然我这就是一错再错,大错特错了。”

    南宫璃忙安抚道:“黑将军就如同你家人一般,你会有情绪,纯属正常,这件事就别再提了,你若真的心狠,早就杀了衣家的那些备用家兵解恨,又哪里等得到我来相救。说来说去,还是得谢谢你收下留情。”

    南宫璃这话真是说到蔡老伯心里去了,令他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旁人都说他火爆凶残,只看他做了什么,不看他为何做,偏偏他又是个懒得为自己辩解的人,这误会一深,他也就随便旁人怎么想了。

    “你能谅解就好。还是继续说说我这体内的毒,这是被一头翼蛇所伤,那翼蛇狡诈,趁着我低空巡视,对我展开了突袭。

    好在黑将军反应极快,我才从蛇口逃生,可还是被那翼蛇的毒牙所伤。虽只是浅浅的皮外伤,却没想到其毒性猛烈,我为此晕迷了好几天,再醒来时,我就成了现在这模样。”

    “蔡老伯的意思是,你之前并非像现在这般?”

    “那是自然,我可是行军之人,又是哨兵起的家,若是这种身材,哪里说得过去?之后,我的身体就怎么也好不透,期间我偷偷服用了不少药草,可都不见效果。”

    南宫璃点点头,“我明白了,看来想要为蔡老伯你解毒,那翼蛇是关键,需要斩杀翼蛇炼制解毒剂。”

    一听要斩杀翼蛇,蔡泽唉叹连连,“我已经不指望了,只是我现在还不能就这么去了,多活一天是一天,我也没有旁的要求,不知离少可有法子为我续命?”

    南宫璃想了想,贸然去斩杀翼蛇,这非明智之举,她虽不能对症下药,但是尽可能为蔡泽续命还是做得到的。

    “蔡老伯放心,此事我会尽力,我也会对外保密。只是,续命的东西需要耗费财力精力……”

    “有什么需要的,你尽管开口。”

    “好,既然蔡老伯这么痛快,我也就快人快语了。我听闻一百国勋可换一张训练围场的入场票,我要二十张。”

    二十张?!

    蔡老伯差点一口气没接上来,“你可知道二十张是什么概念?两千国勋,等于二十万天币!这可不是小数目啊!我说得还是保底价!”

    “二十万天币或两千国勋,我相信蔡老伯只要愿意给,还是给的出的。我知道自己的这个条件可能是过分了点,蔡老伯何不如就当作是对我的投资?

    有了这二十张票,我能做很多事,到时候蔡老伯从而得到的收益,可就不单单只值这二十万天币或两千国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