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一开,露脸的果然是蔡老伯,他身后还跟了一名小兵,小兵手里端着一个大圆盘,盘子上是还冒着热气的,金灿灿的脆皮鸡。

    脆皮鸡的香味悠悠飘来,众人顿时觉得手上拿着的白馒头有些不经看了。

    吞了吞口水,有人认出了这只脆皮鸡的由来,小声道:“那是天下第一楼的招牌菜——黄金**?听说一只可贵了,这东西不仅味道没话说,还特别补身子。”

    那人刚说完,就惹来身边同伴的一个瞪眼,那眼神好似在说:“也不看看来的是谁,哪有你插话的份?”

    那人这才想起外界对蔡泽的评论,惊得忙别开脸,不敢再往黄金鸡上看了。

    “蔡老伯,不是说了午膳后来就行了么?你怎么这会儿就来了?你吃过了没,我们这里可没能拿得出手招待你的东西呀。”

    蔡泽一个回神,眼里的吃惊渐渐散去,僵在嘴角处的笑容重新缓缓绽开,“我没想到你们这么多人一起用的午膳。

    这不,经由你给黑将军一看,它果然大好,我心中欢喜,所以特地去天下第一楼弄来了他们的招牌黄金鸡,想赠予你来着。”

    南宫璃只觉这蔡老伯也是可爱得很,送什么不好,竟然送人家酒楼的招牌菜来。由此可见,蔡老伯是个实在人啊!

    “既是蔡老伯的心意,那我就收下了。”

    南宫璃说着,主动接过小兵手上的盘子,将盘子移交给了郑晓,自己拿起搁下的白馒头匆匆吃完了剩下的,顺了口气道:“这黄金鸡是好东西,分一分给兄弟们补补。我瞧着量不大,其他人取点解馋即可,主要给有内伤的几人吃。”

    郑晓端着盘子迟迟没有作声,双眼微瞪,忽然觉得自己拿着的这盘黄金鸡如金块一般沉重。

    他心里自然感动,可这黄金鸡明眼的都看出来了,是蔡泽赏给离少的,结果离少自己啃白馒头,反倒让他们吃,这……

    蔡泽的脸色也微微有些难看,心想自己送给离少的东西,他当着自己的面就转送了出去,这算几个意思?要他这老脸往哪里搁?

    南宫璃却一点都不觉得不自在,扭头朝蔡泽拜了拜道:“我的这些弟兄身子太弱,无奈我们没钱,补不起。幸得蔡老伯赠黄金鸡,他日我等有出息了,必不忘蔡老伯的这份恩情。”

    郑晓也算机灵,忙顺着南宫璃的话,领着众弟兄向蔡老伯拱手言谢,“必不忘蔡所长的这份恩情!”

    蔡老伯微微一惊,心里早没了刚才的不爽,反倒是对离少越加赞叹。

    这才多久?他就能紧紧抓住这些前一批衣家预备兵的心,这可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做到的。

    “离少有此胸襟,衣家预备家兵崛起之日,指日可待。”

    为了不耽误正事,南宫璃领着蔡老伯到了边上茯苓的房间,开始为他诊治。

    “蔡老伯,恕我直言,你这身子是你自己给搞垮的吧?你体内多处脾脏受损,至今尚未完全恢复。这就算了,你竟然体内还留有余毒未解。”

    蔡老伯面色一怔,感慨道:“离少,你果然厉害。鲜少有人能诊出我体内有未解的毒,你却说得如此肯定,你这一身本事可不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