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人忙到深夜,在确定好留守的人后,南宫璃一行便各自回去休息了。

    睡前,南宫璃进入小领土炼制了些初级疗伤丸。升到中级初阶炼药师后,再来练初级的丹药,那就是小菜一碟,炼制了约莫一百颗,她这才睡了下去。

    第二天一醒来,南宫璃就开始查看伤员的情况,好在大家普遍都是外伤,只有少部分人有内伤,而且那内伤还多半都是自己给憋出来的。

    忙了一圈后,南宫璃叫来几名基本已经好全的,让他们去交易区的几家药草铺或药铺探探价,看看初级药草和初级疗伤丹药都是什么价位。

    剩下的人,则是一个个将自己目前能力的情况说明交给了南宫璃,她一连看了好几人,发现居然连一个攻击向的元素修魔师都没有,不是水就是土,再来就是木,基本全都是这三个间交替着来。

    “一个火元素修魔师都没有?”南宫璃问道。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由郑晓打头解释道:“是的,没有。内圈里的火元素修魔师,无论资质怎么样,能用的都被田家给招去了。”

    南宫璃微微挑了挑眉,“就因为田家够有钱?”

    郑晓无奈地点了点头,田家不就是仗着有钱么?他们的家兵谈不上多厉害,就是人多,以多取胜罢了。几个看似资质不错的,其实都是砸药给砸上去的。

    “有钱就有资源,在田家只要会阿谀奉承,都能拿到他们给的资源。说得不好听,只要甘心给田家人当狗,就算你天赋再怎么不好,他们也会用资源强行把你砸上去。”

    “哦?听着很厉害啊?所以,田家的家兵一个个都是中级初阶元素修魔师了?”

    郑晓愣了下道:“那倒没有,我们是在内圈不错,不过都给人家当家兵了,能力还是限的。真要是厉害,也不至于从预备家兵当起了。

    不过,田家那边基本都是中级修魔师,其中有几人靠砸药砸到了中级初阶。”

    郑晓说完,见南宫璃迟迟不语,试探道:“离少,你是不是觉得我们这些人很难比过田家的那些?”

    “怎么?”

    “唉,我们这些元素不如火金两元素的,这我们心里都明白。”

    南宫璃微微皱眉道:“谁说的?不要看轻任何一种元素,五行是相生相克的,根本没有最强的说法。

    你们放心,只要你们按照我给出的训练,刻苦修炼,等下次再遇到田家家兵时,就是我们要他们好看的时候!”

    有了南宫璃的这番话,众人热血澎湃,心中暗下决心,无论训练有多么难,他们都会咬牙挺过,绝对不让离少失望!

    拟好训练,安排落实到个人后,就迎来了午膳。

    茯苓给守地的送吃的去了,余下的和南宫璃聚一起用膳。大家伙也不挑,一人拿了两个白馒头,合着一些萝卜干,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以后,我们会吃上更好的。”

    南宫璃刚说完,房外就传来了一道熟悉的男声,“离少,我来了,还给你们带了点小菜来。”

    蔡老伯来了!

    南宫璃搁下手里的白馒头,连忙起身前去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