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偿看守?

    在分营里讲无偿?这里可是最不讲情谊的地方了!像他们衣家备用家兵这样互帮互助,将同伴视为一体的,放眼整个分营几乎很难再找到了。

    就算是同一家族的备用家兵,明着不争,暗地里斗得死去活来的可不少。

    南宫璃笑笑,“一步步来,有些事,你们慢慢就会懂了。”

    之后,南宫璃选了些寻常的药草,分解出了满满两袋子的药草种子。虽说是些寻常药草,但从她手里出来的,就算是寻常的也已经是很不错的药草了。

    她算是有意藏着好东西,所以拿出来的种子都是初级药草里面比较上等的,不过由于是在小领土里培育出来的,药效比外面同一种药草至少高了一半左右,不比一些中级药草差了。

    南宫璃身边一直备着些体力丸,她自己从来没有为温饱问题犯愁过,所以她的储藏室里,除了留了点王家的米种和肉干外,别的和粮食有关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王家的米种可不能随便拿来种,就算将来王家米种搞出口,那第一个对象也是北尚,还轮不到东皇。

    米种和肉干都不能动,南宫璃干脆就多分解了些种子,满满一个袋子里差不多就有八百多颗药草种子,她特意准备了两袋子,一袋自用,一袋他用。

    收红土草的时候,茯苓也赶了来,一起忙了一个时辰多,才差不多收完了红土草。

    南宫璃将一袋子药草种子交给了茯苓,另一袋子交给了临时选出来负责这块地的一衣家预备家兵。

    “茯苓手上的这袋子给别人用,另外一袋子我们自己用。”

    “啊?”

    茯苓眨眨眼道:“公子,别人是指谁?”

    “就是那些也想在这里种药草的预备家兵。”

    “卖钱?”

    “不,用条件交换。给他们两种选择,第一种收上来的药草,有三分之二必须交给我们。第二种,帮我们守地,用劳力抵药草种子的钱。

    为了不让有些人钻空子,有一点需要对外强调下。

    我们的药草种子只能种在预备家兵区的这块地里,一旦发现有人拿我们的药草种子去买卖,那将来我们衣家备用兵发起的任何事,都不得这个人参与。”

    茯苓本来心里觉得有些不划算,她相信把这些药草种子拿出去卖的话,肯定能赚不少钱。可后来一想,这么简单的道理,自己懂,小姐当然也懂。

    听了小姐要求她对外强调的那点后,她隐约明白了小姐的用意。小姐根本不愁怎么赚钱,她现在需要的是更多愿意依附于他们的人!

    茯苓猜想的没错,南宫璃做这件事的本意,一是解决守地的问题,二是趁着这个机会,接触下备用家兵区里别家的备用家兵,也好为之后自己建立归属阵营做好准备工作。

    其实她也可以直接赠送,但分营里的人谁没个心眼?天上掉馅饼的事,这里的人谁会相信呢?

    让他们用自己的劳力来换药草种子,这是对他们的一种尊重,在给予别人体现自我价值的同时,又能让别人生出依附自己的心思,这比花钱买人心强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