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一听,道理是这个道理,可如果不靠种东西之余,再接点跑腿任务做,他们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过日子的。

    离少说得不错,如果他们依旧没有改变之前的生活方式,仍然只是种种东西,跑跑腿,那么温饱或许可以勉强维持,但想要从预备家兵晋升到家兵,恐怕就遥遥无期了。

    留下茯苓照看伤员,南宫璃赶去了死地。

    前后才过了一个时辰不到,死地已经有了显著的起色。

    最一目了然的就是土地的颜色,原本的白色变成了灰色,这说明白蚁草的毒素至少被吸收掉了三分之一,除了土地的颜色发生了改变,红土草的茎叶也发生了变化,透着一点点的棕红色。

    “离少,你来了啊!离少,你这是怎么办到的?实在是太神了!”

    几名衣家备用家兵激动地围了上来,一开始他们还没搞明白,都是块死地了,干嘛还要看着?

    来了后,他们惊呆了,怎么都没想到这才多久啊,死地上竟然种满了草?

    虽然,他们不知道种的是什么草,不过在看到土地颜色起了变化后,他们也就推测出来了,这些草能够把死地救活。

    南宫璃给几人科普了几句,给他们简单的说了下红土草的作用,也将这块地被人下了百来株白蚁草毒汁的事告诉了他们。

    “到底是谁?太过分了!这不单单是想要害我们,这是想整个预备家兵区都跟着遭殃啊!”一衣家预备家兵愤愤不平道。

    南宫璃安抚了下几人的情绪,正色道:“眼下谁做的不是最要紧的,这事我们当然得查,可得慢慢查,现在我们先把这块地给护好了。

    我目测最多再过两个时辰,这块地就能开始种东西了,种子什么的我来准备,就辛苦你们几个牢牢盯好这块地了。”

    几人郑重地点了点头。

    “对了,两个时辰后,你们把这些红土草收进边上的这大袋子里,要小心点,别把根弄断了,回头我们可以拿这些红土草卖钱。”

    前半句众人还没异议,后半句一听,一个个懵了。

    卖钱?就这红土草?有人会卖么?

    南宫璃看着几人那呆傻的模样,想了想,还是和他们解释下好了。卖红土草的事,反正也是要交代他们去卖的。

    “你们觉得分营里可能只有这么一块地么?”

    几人一致摇头。

    “那就对了,这红土草不仅能把死地给救活,还能让土地更加肥沃,这土地肥沃了,收成就好了,种出高品质的几率也就大了。你们说,这红土草卖不卖得出去?”

    几人恍然,一致点头。

    “这还没完,如果只是卖红土草,那估计卖不了多少钱。但要是限量出售呢?价高者得,必会有人来抢购。”

    反正小领土的土地用不上红土草,这些红土草放着也是放着,拿来赚一笔,还能解燃眉之急,挺好的。

    几人一听,心中对离少的佩服,犹如那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离少放心,我们几个分好班次,轮班看守!”

    “恩,不会让你们辛苦太久的,熬过今明两天,不出三天,我就会找到无偿看守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