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在听到茯苓说,衣家的人压根就没有提到他们时,他们的心情非常糟糕。这种感觉,就像是成了弃子。

    但听离少这么一说,也是,衣家要是有能力救他们,又怎么会不救呢?毕竟,他们如果在分营里起来了,衣家将是直接受益的一方。

    不过,这也说明,离少是个有能力的人,他做到了连衣家都做不到的事!

    郑晓双目发光,拖着伤痛的身子,对着南宫璃单膝跪地道:“我等愿意追随离少,一切听离少的安排,望离少带领我等,重振衣家备用家兵的名声。”

    茯苓见状,一脸欢喜地看向自家小姐。

    刚才的那番话总算没白说,大家能意识到她家小姐的为人好、本事高,从今往后上下一心,必能有所作为,而她家小姐也能早些前去皇都!这可是皆大欢喜的好事!

    就在大家都以为,南宫璃会欣然接受郑晓的示忠,将他从地上扶起时,她却摇头道:“你说错了。”

    郑晓迷茫了。

    “我们只是暂时是衣家的备用家兵,只要我们上下一心,要不了多久,我们就会成为衣家的家兵。”

    家兵?

    想要从备用家兵成为家兵,那就必须在分营里成功从备用家兵区升到营地区。只有有了归属阵营的,才能称之为家兵。

    郑晓想要开口解释,南宫璃上前将他扶了起来,“你们没有听错,也不需要怀疑,我既然有能力将你们从军办所里救出来,我一样有能力让你们成为家兵。我现在只问你们两句话,想不想?信不信?”

    说不想,那都是假的,他们这些人愿意跑来分营吃苦,哪个不是想出人头地?不是想成为家兵,甚至爬得更高,然后让自己和家人都能过上好日子?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来了这里后,几经颠簸,一路坎坷,他们斗不过啊!本以为,安分守己,就能有自己的一角,没想到会被人陷害,进了军办所。

    在军办所的那些日子里,已经没人指望自己出人头地了,只是希望能够脱困,只是希望能够平平安安地活下去。

    而,今天,有这么一个人重新唤起了他们心中的那点热,那点光。

    既然安分守己也落不得好下场,既然已经险些一辈子见到不阳光,那么现在的他们,还有什么好害怕的?有什么好犹豫的?

    “想!信!”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几乎响彻了半边备用家兵区。

    “很好。这两天你们先休息着,不过也不是什么都不干,我要你们每个人把自己的能力写下来,回头我会根据你们能力的不同,给你们安排训练。”

    众人纷纷点头,郑晓在几名同伴的搀扶下,重新坐在了一边的矮凳上,“我们这一批总共十二人,加上离少你们这边,一共二十人。二十人不是小数目了,我们不需要提前制定下赚钱的计划么?”

    南宫璃神秘一笑,“有句话叫做,磨刀不误砍柴工。你们好好训练,这也是为了将来能一起赚大钱。

    如果只是靠跑跑腿,种种药草和粮食,那我们要什么时候才能成为正式的家兵?你们放心,赚钱这件事我心里有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