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璃揉了揉黑鹏的脑袋,心道:它当然高兴了,这么多年都在异界生存,心里必然想念家乡。自己虽不是它的同类,却拿出了它家乡才可能有的灵草,见了灵草就如见到了家乡的人一样,自然又激动又高兴。

    不过,这些话只能在心里想想,不能拿出来说。

    黑将军也明白其中的道理,所以它只是向自己主人传达了自己无比高兴的心情,更多的就没有了。

    南宫璃起身,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在交易区来来往往的家兵给围住了,微微皱眉,她看向所长道:“所长,黑将军已经没事了,你把它收回去,让它修养个两三天就行了。”

    “好好好,你还没说,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黑将军它到底怎么了?中了什么毒?”

    “我想和所长单独谈谈。”

    蔡泽微微一愣,环视了周围一圈,压住内心的激动,点了点头道:“好,你随我来。”

    南宫璃跟上楼,被领到了会客间,蔡泽亲手给她倒了杯凉茶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所长,你的黑将军并不是中毒,而是旧伤未好,又添新伤,区区几株无忧草,根本不能将它治愈。那几株无忧草,应该是你花了重金或者国勋收来的吧?”

    蔡泽点点头,继而拧眉道:“你说不是中毒,可之前还好好的,怎么服了无忧草后,反倒一下子严重了呢?”

    “这事和无忧草无关,之前看着不严重,只是黑将军自己强压着罢了。现在一下子爆发出来了,它架不住伤,就奄奄一息了。从始至终,都和无忧草无关。”

    蔡泽两眼微眯,似乎还是有些不相信。

    南宫璃叹气道:“所长,你近来是否身体不太好?”

    蔡泽没想到会说到自己身上,略迷茫道:“怎么了?”

    “你该知道的,平时召唤兽就需要主人提供召唤力,尤其是受伤后,所需要的召唤力就更多了。

    本来,黑将军大可以吸收你体内的召唤力,就算伤口不能痊愈,至少也不会落得现在的下场。可是你近来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它因为这个,就没有吸收召唤力。”

    “是、是因为我?”

    蔡泽不由得红了眼眶,“可我身体不好和召唤力又有什么关系?”

    “其实召唤力内含生气,在召唤兽它们那儿,生气会生成灵力,灵力是它们生存所需的力量。而在我们的这里,召唤力其实就是灵力,只是没灵力纯粹罢了。

    它若在这种时候,大量吸收你体内的召唤力,生气受损,你会病重,严重的话,可能丧命。”

    竟是这样!

    “我明白了,无忧草的事只是巧合,而有人故意放出这样的风声来误导我,让我以为黑将军的奄奄一息和那块死地有关。那你又是如何治好黑将军的?”

    “它少什么,我给它补了什么,所以它已经无碍了。我之所以要求单独和你说这些,也是为了你,为了军办所好。”

    “我明白。关于那块死地的事……”

    “那不是我衣家预备家兵所为,我已取了证,那块地被下了至少百株白蚁草,好在我知道如何解除白蚁草的毒素,不出两天,那块地就能正常使用。

    如此一来,军办所也就没了要继续关押我衣家预备家兵的理由,所长若是信我,今天就把人放了,若是不信,晚个一两天也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