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怎么可能?

    蔡泽惊到说不出话来了,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交易区本就热闹,再加上军办所又是众家兵时不时会去瞧瞧的地方,于是乎越来越多的人在军办所门外聚集了起来。

    “唉,这黑鹏应该就是军办所蔡所长的那黑将军吧?”

    “不错,就是黑将军。之前听人说是被衣家备用家兵给毒到了。”

    “现在这是在干嘛?那个长得还不赖的年轻公子是谁?他这是在给黑将军看诊?”

    “看着像,不过哪有人能给召唤兽看诊?我瞧多半就是来骗去蔡所长好感的。不是我说,小心马屁拍到马蹄上去。”

    任由周围的人怎么说,南宫璃两耳不闻,一心只为黑鹏看诊。

    她本以为黑鹏是中了白蚁草的毒,可现在看来,就算中毒,也不可能是白蚁草的。最好的证明,就是它一身羽毛都是黑的。

    想想也是,白蚁草不过是天穹大陆里的初级药草,就算黑鹏真的误食,恐怕白蚁草未必能毒到它吧?

    “你不要担心,有我在,我一定会治好你的。你仔细想想,你这几天里可有吃过什么奇怪的东西?”南宫璃摸着黑鹏的脑袋道。

    “噗,这人是不是有病?他居然在和召唤兽对话?召唤兽只会理睬自己的主人好吧?”

    “哎哟,人家这不是在装样子么,你干嘛要拆穿人家?”

    黑鹏鸟微微动了动趴在地上的身子,费力地抬了下翅膀,随即“叽叽”了几声。

    南宫璃点头道:“明白了,你平时是不吃东西的,这几天里只食用过几株无忧草,对么?”

    黑鹏立马眨了眨眼皮,表示就是这样。

    见到这么一幕,刚还嘲笑南宫璃的几人都傻眼了。

    候在一边的两小兵也被这一幕惊到了,不过想到对方如果真的治好了黑将军,他们俩怕是就要没好日子过了。

    两人相互交换了个眼神,其中一人出声道:“不错就是几株无忧草,那几株无忧草就是你们衣家之前的那批备用家兵卖给我们的!”

    南宫璃听到这话,可就不能再沉默下去了,当着众人给他们泼脏水么?

    “笑话,就算是之前的衣家备用家兵卖给你们的,也没拿刀抵着你们的脖子,要你们喂给黑将军食用,你们凭什么端出一副是我们毒黑将军的嘴脸?

    我还能说,无忧草没问题,是你们动了手脚呢!”

    两人被这么一堵,立马安分了下来,不敢再乱说话了。

    南宫璃收回视线,重新观察起了黑鹏,“你为什么要食用无忧草,是哪里伤到了?”

    黑鹏继续眨了眨眼皮。

    “伤口到现在还没好?就几株无忧草不够吧?你没吸收召唤力?”

    黑鹏鸟眨了下眼,随后“叽”了一声,听着有些伤感。

    “原来是这么回事,我明白了。”

    南宫璃迅速取出两株旁人从未见到过的药草,其实那不是药草,是灵草。

    将一株高级伤药型灵草和一株高级恢复型灵草给黑鹏服下后,黑鹏那双黯淡无光的圆眼珠里,流露出了欣喜的光芒。

    只见它抬起头,一个劲地往南宫璃身上蹭,那模样就像是见到了许久不见的亲人一般,还发出了愉悦的叫声。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能感受到黑将军它正在慢慢恢复,而且它很高兴。”蔡泽彻底服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