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泽迟疑片刻,随即哼笑道:“你当我是三岁孩童不成?放眼整个天穹大陆,就没人能够给召唤兽看诊的,你就算想骗人,也找个好点的理由,说这种大话,你觉得我会信?”

    “哦?所长如果一点都不相信,那方才又为何会犹豫呢?犹豫的原因不就是因为在思考这件事的可能性么?”

    蔡泽被对方说中了心思,恼羞成怒道:“我只是没想到你居然会那这种事来骗人而已,并不是在犹豫!”

    通过这几个来回的对话,南宫璃已经差不多试探出了这个军办所所长的心思。

    之前的那些衣家备用家兵还被军办所关押着,还活得好好的。这就说明,所长脾气虽暴,但也不是真的一点道理都不讲。

    若不然的话,按照他刚才的说法,那些衣家备用家兵死不足惜,他就算真取了那些人的命,之后一口咬定就是那些人干的,谁也奈何不他。

    可是,他没有?为什么?

    因为他其实心里明白,死地的事和自己召唤兽中毒的事,另有蹊跷。他没有破罐子破摔,就是在等待机会。

    也许,关着那些衣家备用家兵,也是对他们的一种保护。再来,他迟迟没有下令处死那些人,没准是在借此观察那些不怀好意的人,看看是否会有后续动静。

    当然,所长做这些,大约也都是为了他的召唤兽吧?他应该是想找到幕后的人,从而获取解药。

    那么,眼下,他之所以对他们如此,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见到他们心烦。第二种,他必须得做出和他们势不两立的样子来。

    思及此,南宫璃勾唇一笑,看来是可以谈谈条件的。

    “不如这样吧,所长让我为你的召唤兽治疗,反正你现在也没有办法不是么?如果我没治好,所长想如何处置我等就如何。”

    南宫璃说着,侧过身来看向茯苓一行道:“我做这样的决定,你们可信我?愿意把你们的性命交在我手上?”

    茯苓自然眉头都不皱一下,至于其余六人,则是犹豫了数秒后,觉得退无可退,接连点头应了声“好”。

    蔡泽微微心惊,这等胆色的人,放眼整个分营也不多见。他很好奇,对方要是真有治愈召唤兽的能耐,又怎么会只是一名预备家兵?但,对方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也没什么好顾虑的了。

    “好,如果你当真能治好我的召唤兽,今天的事,我就不同你们计较。而且,我还能放了你们衣家之前的那批备用家兵。”

    “不够。”

    “什么?”

    南宫璃正色道:“我说这样还不够,我还要你的两下属向我弟兄道歉,并赔偿他们的药费。另外,你们军办所需要对外替我们衣家备用家兵正名,我们没有毒害你的召唤兽!”

    蔡泽愣了愣,当他听到对方居然要自己手下道歉时,他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不是生气,而是感慨。

    这年头,把弟兄当兄弟看的,还要几人?

    “好,我答应你!但,我把丑话说前头,你要是治不好,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南宫璃欣然答应。

    紧接着,蔡泽领着众人走到军办所外,召出了他的召唤兽,一头黑鹏。

    “这是我的黑将军,等我和它先沟通一下,不然的话……”

    “你近不了身”还没说出口,就见对方已经成功地近了黑鹏的身,还摸了摸它的脑袋,似是在安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