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的地盘?

    南宫璃眸色微沉,这口吻,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八成就是军办所的老大——军办所所长吧?

    很快,被抽倒在地的两军办所小兵替她解了惑。

    只见在地上滚了半个来回的两人,咬着牙起身朝上下两楼的楼梯口跑去,边跑边时不时回头瞪南宫璃一行,嘴上没说话,眼神分外杀人,就仿佛在说:“你们等着!你们死定了!”

    被那两人狠狠地连瞪了好几眼,除了南宫璃和茯苓外,其余六人不由自主地往后缩了缩。

    虽说刚才听离少站出来为自己同伴说话的时候,心里觉得超爽的。可,一想到这里是军办所,他们只是预备家兵,在分营里,他们这种一没钱二没权三没背景的人,挑衅军办所真的好么?

    其实,关于这一点,茯苓也有点点担心。

    不过,她不多久就想明白了。如果说,连军办所这种看似公正不阿的地方,都不讲道理的话,要如何才能在分营里生存?她想来想去,只能想到一个办法:以暴制暴!

    难怪小姐怒气冲天,多半是想到了这一层,有的时候能退,有的时候一定不能退!

    想到这里,茯苓感觉自己的背脊又直了些。

    从楼上走下一名有点虚胖的中年男子,男子挺着个圆圆的肚子,身高不高,一身深绿武服,一条有手臂宽的腰带牢牢地系在腰上,正中处有个圆牌,上头写着一个翠绿色的大字——所。

    不及南宫璃开口问好,被抽打过的那两军办所小兵忙诉苦道:“头儿,这些都是衣家的备用家兵,我们刚才在审问,他们突然就冲了进来,二话没说就对我们动手。”

    “是啊,要不是我们俩没防备,也不会这么狼狈。”

    南宫璃冷笑一声道:“那现在两位有防备了么?我们再试试?”

    那两军办所小兵一听,用着震惊无比的眼神看向南宫璃,怎么都没想到这人当着所长的面,还敢这么说话。

    南宫璃半点都不虚,用力朝那两小兵一瞪,那两人忙吓得缩到了所长身后。

    军办所所长蔡泽,先是瞥了眼没出息的两小兵,随后怒瞪着南宫璃道:“在我面前也敢如此放肆?”

    南宫璃微微一笑,“所长说得是,你这两小兵是挺放肆的。”

    “区区一名衣家备用家兵,是谁给你的胆子来军办所闹事?”

    “原来这里是军办所啊?不知道该以为是什么土匪窝呢?不问缘由就出手伤人,同匪类有何区别?”

    “放肆!”蔡泽暴怒道。

    “树争一张皮,人争一口气!要我等白白受冤至死,我还就放肆了!我劝所长你最好先了解下情况,再来决定是不是无论如何都要护住你身后的那两小兵。”

    蔡泽冷哼一声,讥笑道:“情况?我看不知道情况的是你们吧?

    衣家的也是可以,前一批还被关押着呢,这后一批就来了?我告诉你们,你们衣家备用家兵毒害我的召唤兽,就等同毒害官员,就凭这一点,我就算现在把你们都给杀了,我也占理!”

    南宫璃点点头,从容道:“看来,所长就算牺牲掉自己的召唤兽,也一定要让我衣家预备家兵死全。

    既然如此,那我还真没什么好说的了,我只想提醒下所长,再拖下去的话,我可就不敢保证一定能救回你的召唤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