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回住处,还未走近自己的矮房,就见四名跟随她的衣家备用家兵正急得团团打转。

    其中一人听到了有脚步声靠来,抬头一看,急忙拍了拍其余三人,一起朝着南宫璃跟前冲来。

    “你们这是怎么了?”

    茯苓迅速挡在了自家小姐身前,不是她要防着这四人,实在是她必须要维护好自家小姐的清白,就算是在装男的,也不能让自家小姐被占了便宜呀!

    那四人看着很急,也就没有在意茯苓的这个小动作。

    其中一人连忙交代道:“我和另两个组成一队前往了军办所,我们先是看了看那里的任务板,还没怎么样呢,就有人来询问我们是哪家的家兵。

    我们没多想,就直接说了是衣家的。谁知道,对方一听,就火了,叫了人就要暴打我们。我们三人忙说我们的头,也就是离少你有办法给军办所所长的召唤兽解毒。本以为,说了这个能缓一缓,结果反倒弄巧成拙。

    我们见情况不妙,转身就要跑,可还是被抓去了两人。我一个人没主意,就想说回来和大家先通个气。等了好一会儿,总算把这三人等来了,可迟迟没等来你们主仆。”

    另三人忙应道:“是啊,真是急死我们了,这要是离少你们也出了什么事的话,我们这心里可就彻底没底了。”

    “军办所的人这么不讲道理?”南宫璃疑道。

    被抓了队友的那人愤愤然道:“在他们眼里,我们就是骗子,他们根本就没把我们的话当话来听!哪里还会同我们讲道理?”

    南宫璃冷笑道:“这看不起人的毛病,真是走到哪里都能遇到。没事,你们随我一起,我们这就去会会他们。”

    四人一听,虽然不知道离少打算怎么个会法,但提着的心,总算沉了下来。

    南宫璃一行直奔军办所,他们一进去就听到了另两名同伴的惨叫声。

    “啊!别打了,我们真的没有什么别的目的啊!”

    “是啊是啊,我们只是来看看军办所的任务,我们几个是今天才到分营的。”

    居然不问缘由就直接动手?

    南宫璃双眉一皱,心里已隐隐有了些火气,寻声找去,就见两名穿着胸口写有“军”字青色武服的中年男子,一人一手按着自己的两名同伴,右脚高抬,朝着他们的脑袋就要踩去——

    “啪啪”两声,那两名军办所的中年男子分别被两根破地而出的粗壮藤条抽到了两边。

    只听“扑通”两声,他们一人一边,抱着半边落地的身子,痛苦地喊出了声来。

    南宫璃忙向茯苓一行使了眼神,他们急忙上前,将被打得缩成团的两名同伴给扶了回来。

    “军办所的人好威风,可以不问缘由随意打人?

    告诉你们,伤了本少的人,这事本少和你们没完!你们要是不给本少一个交代,不让本少的两位弟兄满意的话。本少今天就把话撂下了,本少今天定要拆了你们的军办所!”

    南宫璃还真不信了,随便打人这就是军办所的规矩?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分营不待也罢!身为行军之人,难道不该有严格的军规么?

    南宫璃声落,一道低沉的男声从楼上传来,“不知道来的是哪家的公子?真是好大的口气啊!老子在这里待了那么久,还是头回有人叫嚣着要拆了老子的地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