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蚁草罕见,红土草却不是。

    只是,红土草是初级药草,主要用途是利土,对人的效果极弱。

    一样是能够吸收毒素,它能大量吸收消化土地中的毒素转化为自身的肥料,却没有办法大量吸收人体内的毒素,也无法将吸收来的毒素转化。

    所以,这天穹大陆里的人,基本没人知道红土草的存在,就算看见了,也把它当成了杂草。在部分知道此药草的人眼里,它的存在也就是比杂草生命力更顽强的杂草罢了。

    世界就是那么奇怪,想要消除白蚁草对死地的影响,最有效的,就是那些不起眼的红土草。

    所以,永远不要觉得一样东西没用,所有的事物都有它存在的道理。

    “茯苓,你在这里等我下,我回去取些东西来。”

    “啊?公子,哪能让你跑腿啊,你想取什么?我给你去取。”

    南宫璃想了想,又道:“我要回去调配下药剂,这事你帮不了我。这样,这把小刀给你,你帮忙把这些白土松一松。”

    茯苓懵懵懂懂地接过小刀,不太明白,这些白土都没用了,松它干嘛?可一想小姐聪慧,这么说,一定是有原因的,于是一扫懵懂,开始努力松起了土。

    南宫璃其实没有回去,而是寻了处无人的角落,回到了小领土。

    由于这两天感觉没什么事,她给影末放了假,让他回了幻岛,和族人团圆去了。现在的小领土,就只有小墨、小六和小七在。

    小白妞自从上次发出龙吟后,就在召唤师戒指里沉睡了。她感受过小白妞的情况,在确定它只是累坏了后,就没再管过它了。

    南宫璃唤来小墨一行,取出了存在储藏室里的红土草,分解出了四五颗种子,分给了小墨一行,让它们帮着种下。

    她没有留存很多红土草,当初留下也是觉得它的效用挺有意思的。

    想到将来要帮小艾小林重建月光村,到了那个时候,没准可以用红土草来恢复他们家乡的土地,这才存了些。

    没想到,在分营里就用上了。

    红土草的存量不大,但因为是初级药草,加上小领土的效用是小庄园的三倍有余,经过不断地分解再分解,不一会儿,小领土内就长出了一片红土草。

    准备了一个大袋子,在小墨一行的帮助下,南宫璃将一百多株红土草收起,出了小领土向着死地赶去。

    到的时候,茯苓还在认真地松着土。

    南宫璃将茯苓叫来,把红土草介绍给了她,然后简单说了下之后要做的事,就是把这一百株红土草全部种下去。

    “公子,那些白土太硬了,光靠我们两人松土可能得一直松到夜里了。啊,我不是抱怨,我就是担心这袋子里的红土草等不等得及。”

    茯苓说得有理,南宫璃想了想,取出了水灵珠,为这片死地输水。

    白土遇到了水,就像是一快渴死的人一般,大口大口地吸收着,半柱香过后,白土已经不干裂了。

    紧接着,南宫璃又把小墨一行给唤了出来,三个小家伙加上自己和茯苓开始着手继续松土,边松土边将袋里的红土草种下。

    就这样,一个半时辰后,一百多株红土草都种了下去,南宫璃收回三个小家伙,净了净手,满意道:“这样就可以了,晚点再来看,我们回去看看他们六人回来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