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人只顾着惊讶,对南宫璃的话没有半点的怀疑,他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对她深信不疑。

    说行动就行动,茯苓交出了一千天币,就跟着南宫璃前往北边的那块死地。

    “公子,你就这么把一千天币交出去了?万一他们有私藏怎么办?”

    南宫璃理解茯苓没法完全信任那六人,毕竟那六人和她们的关系,同远在耀都的惠兰她们一比,那真是可以说什么交情都算不上了。

    不过,理解归理解,茯苓的想法不对,她就得及时指出来,这也是对她的一种教导。

    “我们眼下需要人手是事实,在这里,我们什么都得重新开始,在结交友人这方面也是如此。

    一千天币交给他们,也算是对他们的一种测试,我又不傻,如果他们敢私藏,或者缺斤少两的,那我就会把话和他们说清楚,趁早分道扬镳。”

    原来小姐有这么一个考量在里面。

    “茯苓,你记住。一个人的能力可以培养,但是心性却很难。

    我们身处低位,那些有本事的没必要来帮我们,真正能帮到我们的,就是那些同属低位,但却想靠自己的努力,让自己和家人生活得更好的人。”

    茯苓点点头,“公子,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放心,我自己也是过来人,我绝对不会看轻那些低位的人,他们能遇到公子是他们的福气。”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如果用一千天币能测出人心,那这笔买卖不是她赔了,而是她赚了。

    到了死地,地里半根草都没有,泥土的颜色也很少见,是白色的。

    两人一左一右,把死地看了个遍,死地里没有任何活物,还干得出奇,表面已经干裂。

    南宫璃蹲下身来,找出一把小刀,撬出了点白土放在手心里。白土一沾手,诸神系统就跳出了提示,表示白土里有白蚁草的汁液。

    白蚁草,这是一种罕见的毒草,喜欢生长在毒兽的窝附近,它的枝叶没有毒,毒都在汁液里。被白蚁草汁液毒到的,都会在短时间里发白。

    有人曾玩笑说,就好比成百上千只白蚁突袭一样恐怖,故而得名白蚁草。

    “这土里有白蚁草的汁液,如果只是一点点的话,还不至于把这里变成一块死地,这里的用量怎么说也是上百株的量。”

    “上百株的量?”

    茯苓不禁感叹道:“上百株的量,那得花不少钱吧?”

    南宫璃摇头道:“花钱都未必能弄来上百株的白蚁草,再说了这东西一般的药草铺也不会对外出售的。

    你觉得只是种种地的那些衣家预备家兵,他们可能花那么大的手笔,把自己用来讨生活的地给毁了么?”

    “当然不可能!可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军办所的人还要把他们给抓起来呢?”

    “不过就是些预备家兵,军办所的又哪里会花心思?再加上,他们所长的召唤兽又出了事,怕是更没有人敢为那些衣家预备家兵说话了。

    茯苓,弄一小瓶子白土备着。”

    “好。”

    取完证,南宫璃开始着手研制解毒剂。

    这天下,一物克一物,白蚁草的汁液的确含有剧毒,但是如果能配上足够量的红土草的话,这块死地,不但能再次活过来,还能成为一块沃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