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如白眉毛所说,在这分营里,本事高的,未必斗得过手段高的。倒是体现出了东皇国的文依附于武这一点。

    手段说白了,就是智斗。论智斗,南宫璃不觉得自己会差。

    接下来说的一些事,就没有什么故事在里面了。

    什么交易区是预备家兵区和营地区两区讨生活的重要场所,里面有酒楼、武器店、拍卖所和训练围场等等。

    其中训练围场就是来时看到的那一片绿茵茵的丛林,想要进入训练围场需要消耗围场票。

    那种票可以在军办所购买,如果用国勋买的话,一张一百点国勋,用钱买的话,一张一千天币。

    由此可以看出,一点国勋,起码抵得上十天币。不过,事实上,交易区内买卖国勋,成交价都是一点国勋等于一百点天币。

    小会进入尾声,在茯苓把她们这边的发现交代出去后,南宫璃下达了最新的安排。

    “我们从那些田家家兵那里得来的天币,足够我们这两天过活用了。通过对分营的一些了解后,我想大家应该或多或少感觉到了,这里就是个拿钱赚钱的地方。

    不管是训练围场里能够狩猎也好,还是赌坊里能够赚横财,首先我们都得有本钱。所以,我认为,我们现在优先要解决的就是预备家兵北边的那块地。”

    听到南宫璃想碰那块地,除了茯苓外,其他六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了起来。

    “这不太好吧?之前的衣家备用家兵的事都还没有完,我们要是这个时候撞上去,我们怕是会受牵连。”

    “是啊,我们才来什么都没有,无论是本事还是手段,都不可能比得过那些下毒手的人。”

    “太危险了。如果只是为了赚钱的话,我们未必要管那块地,我们可以去军办所接取任务,就算是跑腿的任务也行啊!”

    南宫璃点点头,“你们的想法不错,那让我来问问你们。

    之前的衣家备用家兵一个个都是负罪状态,我们去军办所,那里的人能给我们好脸色看?能让我们顺顺利利地接任务?

    好,退一步说,就算能。任务和分营里的人数可能匹配么?人家营地的人就不会去做任务?就我们现在的实力,你们谁敢说,真遇上了要对我们下狠手的,你们可以敌得过?

    我刚才也说,我们手上现在有的钱,够我们过活,可我们要是贸然参加任务,受伤了被打残了,谁拿钱来给伤员治疗?”

    南宫璃句句有理,那六人听得一愣一愣的,这才意识到自己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离少说得对,我听离少的。”

    “离少你接着说,我也听你的。”

    南宫璃顿了顿,又道:“我们分三小队,我和茯苓前往查看那块死地,剩下的三人一队。待会儿我会让茯苓把一千天币交给你们其中一队,拿到钱的一队负责采购粮食。

    另一队人前去军办所,先看看军办所都有些什么任务,然后给那儿的人留个话,就说我有办法治疗他们所长的召唤兽。”

    六人猛地瞪大了眼,离少还能治召唤兽?天啊,真的假的?还从来没听说过有能治召唤兽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