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璃自己身边已经没有传送符了,她给出去的是最后三张,不过她的保命手段怎么都得比那六人多,就算没有传送符防身,保茯苓一个还是绰绰有余的。

    倒不是自己大方,她只是不想因小失大,传送符再珍贵也及不上六条人命,传送符没了能再做,六条人命要是施救不及,就没了。

    自己才来分营,前路的未知太多了,多个人就是多份力量,力量不分大小,多一分都是好的。

    半个时辰后,八人重聚,期间还算顺利,除了遇到一些爱理不理的别家预备家兵外,没有遇到没事找茬的。

    “一个个来。茯苓,你把大家说的消息记录一下,方便等会儿总结用。”

    “好的,公子。”

    六人从左到右,依次发言。

    “我打听到,咱们预备家兵区靠北处,有一块地,是用来种药草或粮食的。

    本来,不少预备家兵会去那块地种些药草或粮食,等熟了,自己留些,其余的就拿去交易区换点钱,或者换点等价的需求物。”

    南宫璃挑了挑眉,“本来?”

    那人接话道:“是的,现在那块地已经不能用了。”

    和那人同组的,哀叹了口气续道:“我们问了好多人,总算是把那块地的事给了解清楚了。

    原来,那块地之前多数是我们衣家的预备家兵用的,由于那些衣家的预备家兵在种药草和粮食的事上似乎很有天赋,所以小日子过得还是很舒坦的。

    要知道药草和粮食不仅能自用,还能卖钱易物,如果种出什么高品质的,交到交易区的军办所里,还能兑换相应的国勋呢!”

    哦?国勋还能这么赚?

    南宫璃只是疑惑了一秒,很快就自行想明白了。

    药草和粮食都是行军必备的,囤得越多当然越好,尤其是高品质的,在天穹大陆这种整体资源匮乏的大环境下,那是可遇不可求的。

    边上另一组的一人忙补充道:“能换国勋这事千真万确,我们也打听到了。我们还听说,营地那边的一些人会出比军办所更高的价格来收购高品质的药草和粮食,其实就是拿钱来买国勋。”

    关于这点,倒也合乎情理。

    那些营地里的,比起钱来说,应该更缺国勋。

    最先说话的人急忙道:“对,就是这个原因,所以那些衣家的备用家兵才会得罪了人。因为他们想自用,多的就算兑换国勋,也是想存着自己将来用。

    于是,那块地被投了毒,地毁了不说,他们还摊上了事。现在,那块地就是个死地,谁也不能用了。这也是为什么,这预备家兵区的日子越加难过的原因之一。”

    “知道是谁下的毒手?”南宫璃问道。

    发言的那几人一致摇了摇头,其中一人感叹道:“怕是想查都没机会,摊上事后,就被抓起来了,到这会儿还生死未卜呢。

    这件事坏就坏在,听说把军办所所长最爱的一头召唤兽给毒得奄奄一息了,用了好多药草,到现在还没好全。”

    军办所所长的召唤兽?

    南宫璃轻笑道:“还真是巧,毒到谁不好,偏偏毒到军办所所长身上去了,毒的还不是人,还是头召唤兽?若不是有人从中作梗,我还不信了,这世上有那么巧的事。”

    众人纷纷点头,可不是么?必然是有人从中作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