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人一万天币?你、你抢钱啊!”

    一田家家兵冲着南宫璃抱怨了一句,倏地一下,躲到了一同伴身后,可怜那同伴给他当了盾牌,抖着身子颤道:“不不不不,不是我说的。”

    他们这些人嚣张跋扈惯了,听说又来了新人,来的还是田家的死对头衣家的,他们便跟着独眼兴冲冲地赶来。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在预备家兵区收保护费,他们仗着田家财大气粗,有自己的归属阵营,时不时就来预备家兵区闹上一闹。

    空手套白狼,动动口,动动手,就能赚天币,这么好的事,一旦尝了甜头,又怎么可能罢手?

    谁能想到,明明是从外圈选上来的,出手居然这么快狠准。就这出招速度,恐怕已经不是一名初级木元素修魔师了吧?外圈里也能找到中级修魔师?

    独眼一行想不明白,唯一能想明白得事就是,他们这些来收保护费的,被反收保护费了。

    南宫璃双手环胸,其实她身上是有天币的,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有个两万。

    天币是天穹大陆里,几个大国间相互通用的货币。她之前让北尚洪家帮她卖无忧草,这两万天币是买了一百头宠物兽后,还剩下的。

    虽说兜里是有钱,可才区区两万,怎么想都不够花,遇上白白送上门的赚钱机会,南宫璃怎么可能放过?

    赚无良人的钱,既能赚钱,又能除暴安良,多好的事啊!

    “怎么?价是你们开的,现在不认了?”

    田家家兵各个脖子往后一缩,独眼咬着牙,呜咽道:“这位大爷,我们、我们真拿不出那么多的天币来啊,你就算要了我们的命,我们也拿不出来啊!”

    独眼这些是田家最末等的家兵,在田家,他们只有对人低头哈腰的命,本事没多少,实力都是刚达中级修魔师的那种。在见到对方的厉害后,哪还敢叫嚣?

    南宫璃哼哼道:“这样吧,我们今天刚来,就当给你们个优惠,把你们身上的天币都给我留下来,千万别给我私藏,留下所有币,从哪里来,滚哪里去。”

    “啊?”

    独眼男一行快要哭了。

    “啊什么啊?再磨蹭,留的就不单单是天币了。”

    一听“不单单是天币”,独眼男一行忙把自己身上的钱袋子交给了南宫璃。

    南宫璃朝茯苓看了一眼,茯苓会意,上前收下了对方的钱袋子,在确定人头数和钱袋子数吻合后,扭头向她点点了头。

    “还不快滚?下次再让我看见你们收保护费,就别怪我来收你们的!”

    “滚滚滚,我们这就滚。”

    独眼男转身就跑,哪里还有来时的意气奋发、目中无人?

    茯苓不是第一天知道自家小姐的厉害,所以面色如常,开始清点起了天币,另外六人则是傻了。

    “公子,我大致数了数,这些钱袋子加一起,应该有一千天币左右。”

    “恩,先存你那儿。我们按原计划行事,大家抓紧时间,两人一组,分开行动。对了,这个拿去。”

    南宫璃说着,掏出了三张传送符给另三组人,“这个是传送符,使用时只要想着要去的地方就可以了,拿来保命用。”

    传送符?竟然舍得把这种珍贵的东西拿来给他们用?

    六人愣了愣,随即一个个目含星光,突然间,对自己今后的人生充满了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