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璃的话,除了茯苓听懂了外,其余六人都有些摸不着北。

    于是,她耐着性子解释道:“我们要在这里生活,我们要吃吧?要穿吧?温饱问题要解决吧?难道,你们以为分营里的东西都是白给的?”

    那六人瞬间傻了,他们还真以为进了分营后,除了辛苦点外,其他的都不是问题。会有人给他们送吃的、送穿的,还能得到衣家的补助。

    现在听南宫璃这么一说,六人慌了。

    南宫璃拿捏准时机,马上来了一波收买人心,“你们放心,跟着我,我是不会让你们吃不饱穿不暖的。”

    随后,想了想又道:“这样,我们先四处打听下这里的一些事,主要打探的内容为以下几个。首先怎么赚钱,然后怎么买卖东西,另外怎么赚国勋。”

    那六人一一记住,前一秒还有些慌的心,在听了南宫璃的安排后,竟安定了下来。

    他们也说不上来为什么,这种感觉就像是黑夜之中,有盏灯默默相陪,虽不能驱散所有的黑暗,却能令人安心,感觉看得到希望。

    “瞎讨论是讨论不出什么来的,我们先收集消息,半个时辰后,再回我这里继续进一步商讨。”

    “好!”

    众人起身,一致向房外走去。才出了房门,就听见边上传来一声“他们在这里”,下一秒他们就被一群身着棕红色武服的家兵给包围了起来,对方人数不少,十多个的样子。

    “你们想干什么?”

    茯苓一步冲到自家小姐跟前,将她护在了身后。

    为首的是个独眼男,带着一深红色的眼罩,想不注意到他都难。

    独眼男冷笑一声道:“你们是新来的吧?新来的需要交保护费。本来呢,一个人只收五百天币意思下就行,可惜我听说你们是衣家的家兵?

    那就不好意思了,我们都是田家的,和你们八字不合,收费至少得翻一番,一人一千天币,谢绝还价。”

    “一人一千天币?”南宫璃疑道。

    独眼男脖子一伸,摆出一副唯我独尊的模样道:“我告诉你们,一人一千天币这已经算是收得少了,就凭我们两家的关系,收你们一人一万天币都不过分!”

    茯苓正欲开口,南宫璃从她身后走了出来,一点都没动气,反而还一脸笑眯眯的。

    “我觉得吧,这位独眼兄,你说得太对了。以你我两家的关系,这保护费一人收一万天币都不为过。我还正愁该怎么赚钱呢,没想到你就带来了个这么好的赚钱办法。”

    “你、你在胡说什么?”

    独眼男一脸懵逼。

    “这事靠说是说不清楚的,我让你感受一下吧?”

    南宫璃说着,右手一扬,十来条藤条由地而起,“噼里啪啦”的,朝向那独眼男就是一顿猛抽。

    这出手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等独眼男想大叫时,发现自己的脸和身子都剧痛无比,嘴只是微微一动,就疼得他要掉眼泪。

    跟着独眼男来的人,一个个都傻在了原地,有些失魂落魄的,还没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南宫璃则是右掌一翻,向着他们一伸,客客气气地道:“保护费,一人一万天币,谢绝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