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头之余,南宫璃虚心求教道:“老人家,那我们要怎么样才能有自己的归属阵营呢?”

    白眉毛老人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南宫璃道:“我瞧着你长得不赖,这要是有人冲着你长得俊俏,收了你倒是有可能的。”

    茯苓一听,不高兴了,“老人家,我家公子不但长得俊,还很有本事呢!”

    “本事?”

    白眉毛老人摇头笑道:“我并没有嘲讽你家公子的意思,只是这分营里从来不缺有本事的人,往往啊,能站到最后的,未必本事能有多大,而是手段有多高。”

    茯苓想了想,觉得白眉毛老人说得很实在,不由得转向自家小姐,想看看她会怎么说。

    南宫璃对着白眉毛老人很是恭敬地行了个礼,虚心道:“感谢老人家指点迷津,还不知该如何称呼?”

    其余七人一愣,忙意识到他们现在啥都没有,啥都不知道,白眉毛老人能说这些话给他们听,足以让他们少犯些傻。

    人家这不是在指点他们的话,那什么是指点?

    七人忙跟着向白眉毛老人行了个谢礼。

    白眉毛老人依旧只是挑了挑眉,没人能看得出他在想什么,只听他懒懒地回道:“这里的人都叫我白眉毛,你们无需对我行礼,我呀,就是个打杂地。什么修修房顶啦,帮忙扫扫垃圾啦,偶尔还得帮着清理清理尸体。”

    八人脸色微微一沉,清理清理尸体算几个意思?

    之后,白眉毛就没了声音,带着八人到了右边区域,随意点了一排矮房,让他们自己爱住哪间住哪间,然后就闪人不见了。

    几人分好了各自的房间,便约在南宫璃那儿开起了小会。

    由于南宫璃在选兵时的霸气表现,除茯苓外的六人也将她看成了主心骨,有种跟着她混准没错的感觉。

    而南宫璃,做惯了引领者,又急着在分营里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也就顺理成章地将那六人归在了自己手下。

    “能够有这个机会来分营,这是我们的好运。但这个好运能不能真的变成好运,那就要靠我们大家一起努力了。

    白眉毛看似没和我们说什么,但其实说了很多。这里的生活环境,恐怕远远比我们心中所想的要来得更辛苦。

    之后的路,如果不一起走,谁能有信心走到底?”

    那六人也不是傻子,听得懂南宫璃话里的意思,一个接一个表态,愿意追随她。

    点到为止,南宫璃马上开始切入主题。

    “我们现在手上的消息太少了,本来以为,来了分营后就能被分给教官进行训练。但现在看来,是我们把分营想得太简单了。

    白眉毛的话其实给了我们一个很大的提示,住在这里的人,都是没有归属阵营的。没有归属阵营恐怕就没有教官,说白了,我们都是预备的存在,根本就不是分营里的正式家兵。”

    南宫璃的话很有道理,引来其余七人一阵狂点头。

    “所以,现在我们第一个要解决的问题,不是马上找到归属阵营,因为那不现实,而是活下去,找到能在这里生存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