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璃看着分营的营门,回味了下衣家领头护卫方才的话,顿觉信心大涨。

    要是能在分营赚到国勋,成为家将,她就可以申请去正营了!正营在中圈,等她到了中圈,皇都还远么?

    想到这里,南宫璃内心的小人摩拳擦掌了起来,对分营里的生活期待值爆棚。

    约莫等了半盏茶的时间,从分营营门里出来了一瘦瘦高高的白眉毛老人。老人就两根眉毛是白的,一头头发倒是黑的,就是头发稀少,看着有些秃。

    白眉老人先是扫了他们八人一眼,随后打了个哈欠道:“衣家又送人来了啊?是外圈的?啧,你们这算不算是高攀了?

    唉,别以为来了这里是什么好事,以后有你们受的,跟着我,我带你们去你们的住处。”

    八人相互看了眼,茯苓悄悄凑到自家小姐身边道:“公子,我怎么觉得,这老人说的话怪怪的。”

    南宫璃表示认同地点了下头,“来都来了,先看看情况再说。”

    一进入分营,南宫璃就被眼前所见给惊到了。

    这哪里只是一个兵营?里面根本就是一座小城,难怪正营能被称之为战都。在她看来,这个分营单从视觉上来看,已经不是耀都能比的了。

    分营内基本分为三块,左中右,左边是一片矮房,几乎都长得一模一样,整整齐齐地扎堆在那里,隐约可见几条小道。

    中间有很多场所,南宫璃只是大约地看了下,基本可以判定中间区域很精彩。

    比较惹眼的是一大片丛林,那丛林几乎占了中间区域一半以上的位置,看着绿莹莹的一片,里头有什么也看不出来。

    再来就是右手边区域了,应该也是住人的地方,只是不再是一个个矮房,而是一个个大大小小,内有数个帐篷的营地。

    每个营地的帐篷颜色不一样,之间有明显的栅栏为界,主帐篷边上立有一旗帜,旗帜上的多半就是该营地的营徽。

    不同的营徽代表不同的阵营,光是那么一扫,目测阵营至少有十多种,这还只是一扫……

    白眉毛老人像是故意停了好一会儿,待衣家的八人看得眼睛都要直了时,他才慢悠悠地开口道:“右边的那些营地,那不是你们能住的地方。左边的那些矮房子是你们的,那边住的都是没有归属阵营的各大家的家兵。”

    没有归属阵营?这是在变相地告诉他们,他们这八个人没有归属阵营么?

    看出了八人眼里的疑惑,白眉毛老人又道:“你们才来,没有归属阵营很正常,除非你们所依附的家族很强大,强大到自立阵营的那种,不然的话都是没阵营的。”

    白眉毛老人顿了顿又道:“这解释起来太麻烦了,我也就不和你们绕弯子了。这就是个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环境。

    分营里有正营那边安排下来的二三线势力,你们这边有些大家族是愿意依附人家的,有些野心大的,就想自己自立阵营。”

    八人纷纷点头,不得不说,白眉毛老人这解释够精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