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王离主仆没有抵触去百家兵营,衣逸莲松口气的同时,又不免有些担忧。

    “百家兵营之所以能够培养出不少家将,不仅是因为里面的教官多为行军出生,实力强,实战能力更强,还因为那地方打从踏入开始,竞争便无处不在。”

    南宫璃会意,笑道:“二少这是担心我们?我们明白了,我们会小心的。”

    衣逸莲还想说什么,可想想多说无意,他说再多都不如王离自己见上一见。

    还有,等这些新家兵入了百家兵营,自会有人向他衣家汇报他们的情况。万一,真遇上了什么危及性命的事,他衣家绝不会袖手旁观。

    所以说,百家兵营此行,吃苦受累是避无可避的,但不足以伤及性命。

    见王离主仆丝毫不显怯意,衣逸莲倒觉得,家主的安排也没什么不好的。

    他衣家要是能培养出一名文武结合的家将来,配上他衣家自有的药师大队,想要逆袭而上,压下田家,争到入中圈的名额,还是很有希望的。

    “总之,你们努力吧。能前往百家兵营训练,撇开我衣家不谈,这对你们自身也是极有好处的。

    你们既然来了东皇,又入了我衣家,显然也是带着抱负来的。想要在东皇熬出头的办法很多,但众多办法之中,尽可能多地赚取国勋才是最捷径。

    我不管你们是不是将我衣家当做踏脚板,或者换个说法,你们若是有能耐,我衣家愿意当这个踏脚板,大家互利互惠,将来你主仆就算脱离我衣家,我们也能保存盟友之谊。”

    南宫璃很认同衣逸莲的最后那段话,他不拿什么知遇之恩来束缚他们,反倒把话都直截了当地说开了,这让她听得很舒服,也坚定了帮衣家的信念。

    比起欠人人情,她更喜欢让别人欠自己的。再说了,她几乎一穷二白地来了东皇,不结交些势力怎么行?一个人再厉害,精力也是有限的,单干不可取。

    衣家人的速度很快,上午收的人,用完午膳,就派护卫将他们这些新家兵,一行八人送往了百家兵营。

    百家兵营位于内圈东端,几乎占据了内圈的四分之一。

    去的路上,南宫璃才知道这百家兵营除了外圈没有,内圈中圈都有一个,内圈里的这个实际上是百家兵营的分营,中圈的那个才是正营。

    正营在各个方面都比分营强,无论是里头的教官也好,训练强度也好,还是占地大小,内置生活场所等,都比分营来得完善,故而一般东皇的人称之为战都。

    “只有家将以上,并且拥有足够的国勋,才能提出从分营晋升去战都。

    我告诉你们这些,并不是对你们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期望,而是希望你们不要以为自己能在分营里得到训练就很了不起。

    等你们进了分营,你们就会知道,这里头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衣家领头护卫说完这话,他们一行人已经抵达了百家兵营分营外。

    应该是早前就已经打过了招呼,那领头护卫只是向守营门的递了个眼神,便将他们八人留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