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衣家乃因“医”起家,南宫璃对衣家的好感度又升了不少。

    一行人被带到了偏厅内,衣逸莲让八人在此等候,自己则领着领头护卫离开了。

    八人无所事事,也不敢随意说话,便老老实实地站着等。

    其中,就属南宫璃和茯苓二人最显轻松。

    茯苓现在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西岳号令上百人来袭她都见过,现在不过是入一个内圈的大家族为兵而已,有什么好紧张的?

    过了好一会儿,衣逸莲带着领头护卫回到了偏厅,“刚才和家主商讨了下,我衣家正是用人之际,所以对于你们这一批新进的家兵,家主打算直接送你们去内圈的百家兵营训练。”

    百家兵营是什么?

    南宫璃微微一愣,心下有点着急。

    她来东皇第一件要做的事是参加药师认证。这什么百家兵营的,听起来多半是个练兵的地方,这一练要练多久啊?倒不是她吃不起苦,而是她时间有限啊!

    一听要被送去百家兵营,除南宫璃和茯苓外的六人又紧张又激动。

    “百家兵营,那不是只有大家族的精兵才够资格去的地方么?我们刚加入的新兵也能去?”

    “我听闻那里特别严格,几乎到了严苛的程度。但凡能从那里顺利出来的,当上家将的可不少!”

    “肯定啊,那地方不但训练人,还给予机会挣国勋,对于家兵来说,那简直是改变人生的圣地啊!”

    南宫璃蹙眉,这么听下来,百家兵营倒是个历练人的好去处。但是,有些事她必须问问清楚才行。

    “我有个问题。”

    “问。”

    “进了百家兵营,最快多久能出来?”

    南宫璃这问题一出,周围人都拿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她。

    那种好地方,当然是待得越久,好处越多,哪还有人急着出来的?

    衣逸莲也被问得有些措手不及,迟疑片刻后道:“既然做了我衣家的家兵,那就要听我衣家的安排。

    如非我衣家下令的话,想要从百家兵营出来,暂时还没有一个定论,够强,能得到我衣家家主认可,自然就能结束训练,从百家兵营出来。”

    “我明白了,所以说,只需要够强,强到得到衣家家主的认可就行了。”

    衣逸莲点点头,“不错,依照我对家主的了解,如果能当上家将应该就可以了。因为一旦当上家将,衣家会给予你一定的自由权。”

    南宫璃微微颔首,眼下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去中圈,也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到时候,或许可以找衣家家主谈谈,看看他有没有办法送自己去参加药师认证。

    之后,衣逸莲又说了一些衣家的家规,倒也没什么特别的,无非是教导他们要做忠义之人,要以衣家的荣誉为自己的荣誉。

    教导结束,衣逸莲特意留下南宫璃和茯苓二人。

    “其实,我是觉得你在文上的发展应该会挺不错的。我本有意向家主举荐你走文客的路,但家主有家主的顾虑,认为还需要对你进行各方面的观察才行,毕竟文客一般都是家族内部培养出来的。”

    南宫璃表示理解,“二少放心,我和我小厮本就是出来历练的,能结交衣家虽是意料之外,却是不可多得的缘。百家兵营是个有意思的地方,我们欣然前往,必不会丢了衣家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