茯苓愣了愣,“公子的意思是?”

    “衣家选兵,我们也去掺一脚。”

    “啊?公子,这、这不好吧?当兵的都是男的呀!我、我也就算了,可你……”

    南宫璃一把抓着茯苓就往人群流动的方向而去,“什么我啊你啊的,非常时期就得使用非常手段。再说了,我们也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好么?”

    茯苓嘴角狂抽,心中哀道:小姐啊,我们是哪门子的汉子啊?

    心知自家小姐一旦有了决定,绝不会轻易退缩,茯苓暗暗握拳,她一定会竭尽所能,护住小姐的清白!

    衣家选兵也没什么讲究,可能是在边城的缘故,条件有限,也懒得讲究了吧?

    只见衣家的几名护卫各站一角,将喧闹的人群赶到了身后,腾出一块长方形空地。

    “安静,都安静!”

    随着领头护卫的一声高喊,一袭青衣男子走进了人群的视线,目测二十出头的样子,面容清俊,黑发半披,腰间的一支翠笛分外惹眼。

    南宫璃见他一身淡雅,笑而不语,还真有几分青莲君子的味道。

    衣逸莲一出,人群瞬间就安静下来了,都想给这个衣家二少留个好印象。男的纷纷挺直了腰杆,女的一副欲看又不敢看,想抬头又羞得慌的模样。

    这么一比,就这么坦荡荡站着的南宫璃和受她的影响,也坦荡荡的茯苓,就显得很不一样了。

    衣逸莲一个环视,同南宫璃对了一眼,视线在她身上足足停了三四秒,这才收了回来。

    “各位,我代表衣家来此选兵。既是选兵,自然不可能谁都可以被录用,各位各凭本事。

    不过,这就是一场切磋,大家莫要拿命相搏,而我作为这次选兵的负责人,也并非只会录取胜的一方,我看的不仅仅是你们现有的实力,还有你们存在的潜能。”

    南宫璃听后,对这衣逸莲有了几分看好,觉得他说的话很中听,也很在理。再次感叹,东皇之所以是第一大国,真的是很不一样。

    这种事若是发生在别的国,一定是只会录用胜的一方。

    但话又说回来了,东皇的人能有这份认识,多半是因为他们资源多,也愿意花来培养那些有潜能的。而别的国,用来培养自己的人都不够了,当然希望收的人本身越强越好。

    衣逸莲把选兵的开场白和规矩简单一说,便退到了后方,由衣家护卫的领头人高声宣布道:“衣家选兵比试,正式开始!”

    茯苓悄悄扯了扯自家小姐的衣袍道:“公子,我们什么时候上?”

    南宫璃目不斜视地看着面前已经冲进长方形空地的两名一高一矮的男子道:“我们不急,先看看这里人的实力再说。”

    既要入选,又要低调,这个度要如何控制?这还得在确认参加选兵比试者的水平在什么程度后才能有定论。

    正在比试的一高一矮都是修魔师,高的是初级火元素修魔师,矮的是初级土元素修魔师。

    两人交战五六分钟后,火元素修魔师落了下风。

    他攻得虽猛,却不攻对方要害,让对方屡次转危为安,消耗过快,后继无力,反倒让土元素修魔师找准了时机,一个地刺给打出了长方形空地。

    胜负已分,衣逸莲朝领头护卫点了下头,那领导护卫便让胜的一方来到自己身旁,宣布此人入围。

    不错,只是入围,而非正式入选,选兵比试还在继续,没有人知道衣家这次打算带多少人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