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一来的话,参加药师认证这事又多了一道阻力,撇开给不给参加,优先得解决的问题是,如何抵达东皇的皇都?

    “可有问到从外圈往里的办法?我指的是,找哪个人可能有用?出点钱还是出点力什么的。”

    茯苓仔细回忆了一番,摇头道:“这不是给钱就能解决的问题,我感觉东皇国的人注重实力大于钱财,实力高的一般身份都不低。

    在这里富商虽有地位,但其地位远不及文臣。在别的国,可能文武并重,但在东皇,文是依附于武的,文武间不做比较,视为一体,凡事拿国勋说话。”

    “国勋?”

    “不错,简单说,就是谁做了什么利国利民的事,无论大小,都会给予国勋作为奖励。国勋的用处很广,可以换东西,也可以提升官位什么的。”

    简单总结茯苓所说,东皇实则重武,文依附于武,文武间的关系就像是将军和军师间一般,两者关系为共存,并非攀比。

    南宫璃不禁感叹道:“东皇帝好手段,东皇的强大还是有理可寻的。

    别的国,文武并重,看似同样重视,实际上在天穹大陆这种实力为尊的大背景下,文的地位远不及武。

    提倡并重,反而让两者相冲,武不服文,文看不起武。到了东皇,东皇帝让文依附于武,文武共存,反倒能让两边无阻,同一方向发展。”

    南宫璃说到这儿,顿了顿又道:“国勋这个概念有点意思,那如果不是东皇国的人呢?”

    这个问题,茯苓当然没有错过问!连忙回道:“这个我也问了,说是不打紧,拿来当钱花都可以。国勋可以交易的,不用来升官位,可以用来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或者钱。”

    “这么说来,如果我们有国勋,想要去皇都,也不是不可能?”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短时间内,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拿到国勋。

    公子不是说了,距离药师认证开考就只剩下半月不到了,我们要是能积累到足够去皇都的国勋,也就等于我们都在东皇混到官位了,公子觉得短短半个月的时间,能做到么?”

    南宫璃没有出声,而是在心里默默地回了“不可能”。

    这里可是东皇,能人不少,要是短短半个月不到就能让她混到可以住去皇都的身份,那这还能是天穹大陆的第一大国么?

    两人为此陷入了苦恼,难道要利用非常手段强行去皇都?

    南宫璃正在思考这么做的可行性,忽见跟前跑过一群看上去喜出望外的人,其中男子都显得很激动,女子则是面如桃花,看上去有些娇羞。

    “这些人要去哪里?”南宫璃朝前一指。

    茯苓扭头一看,顿了顿,恍然道:“哦,今天好像是衣家的人来外圈边城选兵。衣家好像是东皇里一个还算不错的世家,这次来的还是衣家长得最好看的二公子衣逸莲,这里的人说他是什么莲君子。”

    衣家?选兵?衣逸莲?

    “这衣家显然不是外圈的,可知道他们是住在哪里的?”

    茯苓被问懵了,这个,她还真没有问。

    南宫璃微微一笑,“看来,我们的运气不算太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