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中年药门男子一脸趾高气扬地目送南宫璃和茯苓离开,待两人走远后,他将手里被撕成片的信又看了看,皱眉暗道:奇怪了,不是说是位姑娘么?难道搞错人了?可也不对啊,看这字,的确是柳士言的错不了。

    顺利进入边城,南宫璃领着茯苓走到了一没人的角落,茯苓前后左右看了看,待确定没人跟着她们,便再也憋不住了,压低声音道:“公子,那个药门的凭什么呀?实在是欺人太甚了,他可以不认那信,但也不能说撕就撕啊,再怎么说那也是我们的信。”

    南宫璃摇头道:“他不是不认,而是不能认。这事怪我,我只想着取得那两守城兵的信任,却忽视了药门这边的事。”

    药门这边的事?

    茯苓眯了眯眼,将事情前前后后理了一下,突然就悟了。

    “公子的意思是,那药门的之所以会在边城城门守着,目的就是为了堵我们?药门内有人不希望我们参加药师认证?”

    南宫璃点头,“不错。要知道,想要参加药师认证,那必须是预备药师才行。所有的预备药师,基本都有自己的学院或学府,只有正统学院或学府出来的预备药师,才能有资格参加药师认证。”

    “啊!那现在怎么办?没了柳会长的推荐信,公子你要怎么参加药师认证?”

    南宫璃蹙眉道:“这件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我估摸着推荐信就算没有被毁,药门里有人想阻我,办法肯定层出不穷。眼下,推荐信被毁,倒也不一定是什么坏事。”

    茯苓认真地思索了一番,算是明白了自家小姐的意思。

    推荐信被毁,小姐没法参加药师认证,又非预备药师,药门的人应该很清楚这点,所以在得知推荐信被毁后,定然就会放心。

    “公子是否打算去找柳会长?”

    “不找。药门的人不傻,毁信既然是他们一早的计划,哪可能让我这么轻松就找到柳会长?没准正下套等着我呢!我若是想参加药师认证,一定不能用常规的手段来。”

    茯苓咬着唇,心里替自家小姐打抱不平了起来。小姐多好的一个人,怎么总是有人想和她过不去呢?

    那个怜公主在前,药门在后,都见不得她家小姐好。不过没事,以她家小姐的本事,相信这些都不是事!

    很快,茯苓重新打起了精神,“公子,你先在这里等我下,我去周围打听些消息回来。”

    南宫璃想了想也好,初来乍到的,多知道些以后的路才好走。

    茯苓在附近跑了一圈,还真打探到不少消息。

    “边城里的人说了,想考药师认证必须得去皇都。可皇都这地方不是那么好去的,东皇国的圈化很严重。”

    南宫璃微微蹙眉,“圈化?什么意思?”

    “就是一圈一圈的,每一圈的人身份地位都不相同。

    我们现在在的边城属于外圈,而我们要去的皇都是圈心,从外圈到圈心,中间还隔着中圈和内圈,圈心就是内圈的最中心。”

    南宫璃点头,“我明白了,是不是从里到外没有任何限制,但从外到里,就必须要拥有相配的身份地位?”

    “对!就是这个意思。公子,本来我们有柳会长的推荐信可以直通的,可现在没了,我们只能另想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