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儿,南宫璃就换上了一身贴身黑色衣袍,瘦身而不显臃肿。

    这一身用的布,是加工过的双叶蛛丝的吐丝制成的,布是上好的布,看着平平,手感极佳,还能根据穿者的体温调温,体热它则凉,反之亦然。

    这还是南宫璃第一次穿黑色,胸部一加工,飘飘黑丝一钗高束,半面阴柔半面冷霜,气场自成,清冷之中带着几分男子才有的飒爽。

    茯苓给她画了下眉,柳眉成了剑眉,若非提前知道这是女扮男装,非得迷了她的眼不成!

    “小姐,你这一换,妥妥的一贵公子,不知道得骗去多少姑娘的芳心。”

    南宫璃被茯苓给逗乐了,这丫头早前是个老实的,没想到放养了一阵子,小嘴就变得那么甜了。

    “还叫我小姐?”

    “不不不,是公子,公子才对。”

    南宫璃将茯苓前前后后看了一通,满意道:“你也不差,是个清秀小哥,没准进了城,就有姑娘家对你抛媚眼了,可别被电去了。”

    “公子,你就别取笑我了!”

    南宫璃不逗她了,正色道:“好了,办正事要紧。”

    两人重新加入了队列,约莫半柱香的功夫,总算是轮到两人了。

    守城门的一共有三人,两人穿得一样,一看就是守城的兵,还有一人穿得比较文气,是个中年男子,不像是东皇的官兵。

    两守城的先把南宫璃上上下下看了好几遍,总觉得她同画像里的女人有些相似。

    可画像里的是个女的,而眼前的是个男的,要是仔细看的话,这眉毛也好,这眼神也罢,就不太像了。

    两守城的用眼神沟通了一把,右手边的质问道:“你来东皇干什么的?你姓什么?叫什么?”

    南宫璃随口一答:“我叫王离,两位可称我为离少。至于来东皇干什么,我是奉家师之命,前来东皇参加药师认证的。”

    “哦?”

    为了消除两守城兵的怀疑,南宫璃从袖中掏出了柳士言写给自己的亲笔信,“两位可以瞧一瞧,这是家师留给我的亲笔书信。”

    茯苓心里本还有些担心,看到这里,她底气就足了,站得越发挺拔,粗声道:“劳烦两位快些,误了我家公子的事,你们担得起么?”

    两守城凑上前一看,信上所言还真是药师认证的事,这个时候一直站在一边的灰袍男子突然出手,硬生生地将南宫璃手中的信给夺了过去。

    南宫璃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出,刚想开口质问,就听那灰袍中年男子冷笑道:“你以为撒谎自己的家师是我药门中人,进了这东皇就可以有优待了?

    我告诉你,像你这种人,我见多了。也是你小子运气不好,柳门柳士言的字我认得,你这封信根本就不是他亲笔所写,是你伪造的!”

    说罢,也不容人质疑和反驳,竟当场就把柳士言的亲笔信给撕毁了。

    茯苓眉头狠狠一皱,想要说什么,可一想到初来乍到,她们必须步步为营,自己万万不可逞一时口快,而把自家小姐推到风口浪尖上,一咬牙给忍住了。

    茯苓能有此顾虑,南宫璃自然也有,只见她淡淡一笑,眼中生寒道:“看来这位是药门中人?药师认证举办在即,你不忙药师认证的事,怎么会来这城门守城?莫不是来专程堵人的吧?”

    “哼,我自是药门中人,至于我来做什么,还轮不到你个满口胡话的人来议论!”

    南宫璃心中已有答案,继而看向两守城的冷道:“不管怎么说,我的确是来参加药师认证的,不知我和我的小厮现在可以进去了么?”

    两守城的被南宫璃的气场给冷到了,二话没说,就给她让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