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进个边城都要查?

    南宫璃和茯苓相互交换了个眼神,茯苓眨了下眼,摆出一副虚心求教的模样,很是自来熟地朝着声源处凑了过去。

    “唉,好好的为什么要查啊?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闲谈的那两人也没对茯苓的突然加入表示不满,应该是等得太久,把他们给闷坏了的缘故,他们反倒显得更加积极了。

    “东皇可是第一大国,能出什么事?小丫头啊,你可别乱说话。”

    “啧啧,你这话不对。东皇国是不可能出什么事,但这里头的人可就说不准了。我可是听说,这查人是从东皇国的那位怜公主回来后开始的。”

    南宫璃面无表情,心中却是微微起伏了下。

    怎么这事还和东皇怜扯上关系了?

    茯苓显然也对这个说法倍感兴趣,她可是知道的,那个东皇怜是她家小姐的情敌!

    来东皇前,姐妹们对她是千叮嘱万叮嘱,说什么小姐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顾别人,把自己给漏了。

    此次前来东皇,她茯苓可是有要任在身的,她得时刻提醒小姐把姑爷给办了!

    哼,东皇怜算什么?长得有她小姐美?有她小姐聪明?有她小姐心仁?不过就是东皇的一娇娇公主罢了,这东皇帝师若因那娇娇公主而弃了她家小姐,那就是有眼无珠!

    茯苓心中腹诽了几句,忙追问道:“会不会是巧合啊?”

    好歹在耀都的时候干过不少探话的活,茯苓在这个方面的进步,可以说是很显著的。代价就是,恩,她比起以前多了许多小心思。

    不过惠兰说了,心思对外人是要有的,对自家人不用就行了。

    这人在江湖中,哪能没个心眼?

    像是在说什么唯有自己才知道的事,其中一人得意洋洋道:“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我听说呀,东皇帝师看上了一耀都女子,那怜公主是怕人家姑娘追来,所以才…现在明白了么?”

    茯苓一听,愤道:“这怜公主管得也太多了吧?”

    “小丫头,你这话就不对了,都说东皇帝师和怜公主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怜公主看紧些自己的男人,这怎么能说管得太多呢?”

    “切,要我说,这就说明东皇帝师压根就不喜欢怜公主,怜公主自己心里也明白,所以才做出这么没品的事来!还公主呢!”

    茯苓此话一出,不止同她闲谈的那两男子闻之变色,稍稍距离近一些的,也一个个向她投去了异样的眼神。

    茯苓心中警钟大响,这一打抱不平就没把嘴给管住,实在是气不过怜公主的卑劣手段。敢阻她家小姐的道,她以为自己是谁啊!

    迅速退出他人的视线,一回到自家小姐身边,就被自家小姐给瞪了一眼。

    “小姐,我、我知道错了,下次不会了。”

    南宫璃拉着茯苓离开了队列,朝着一处没人的地方走去。

    “小姐,我们不进了?”

    “进还是要进的,不过我们得变一变。”

    南宫璃说着,翻掌间就取出了两件男子穿的衣袍,上次给影末一族做衣服时顺手多做了两件男装,也是想着以后外出历练好图个方便。

    茯苓一看是两件男装,立马就懂了,笑道:“还是小姐聪明,是小姐的就是小姐的,那怜公主根本就是多此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