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渊看了看怀里的雪儿,它这样的情况,根本没法远足,要自己放任它在这里不管,他做不到。

    “没想到,我也会有这么一天?罢了,或许这就是命。”

    抬眼朝着南宫璃点了下头,紫渊这是决意要留守耀辉了。

    南宫璃临走前,紫渊塞给了她一块蛟蛇鳞片,叮嘱她一定要收好了。通过这东西,他们之间可以做简单的沟通,危难之际使用这东西还能够强行召唤他一次。

    在荒林深处向那里的人做了告别,南宫璃乘坐影末瞬间抵达药师会所。她到的时候,茯苓已经在药师会所外候着了。

    南宫璃见状,疑道:“怎么了?怎么不进去等?不让你进?”

    茯苓一个抬头,先是愣了下,随即忙凑上前道:“小姐,柳会长他已经走了。”

    “走了?走哪儿去了?”

    南宫璃心下算了一把时间,她承认自己回来的是不早,可距离东皇那边的药师认证开考怎么说也还有至少二十天吧?这点时间足够赶去参考了,柳士言不在药师会所等自己,怎么还乱跑?

    柳士言要是知道南宫璃是这么想他的,非得给她一脑袋不成。

    天地可鉴啊,到底是谁成天乱跑?一跑就没了影,想找都找不到?

    茯苓想解释,小嘴开了又闭,猛地想到了什么,从腰间的挎包里翻出了一封信,“小姐,柳会长给你留了信,因为是特意留给你的,我就没看。事情我大概知道了点,具体的你先看完信再说。”

    南宫璃接过折成四折的信,居然连个信封都不装,可见柳会长这信留得很急啊?

    迅速扫完信,她蹙眉道:“信上说柳会长有急事要去处理,好像是柳门那边出了事。

    药门的总舵是不是设在东皇附近?看信上的意思,他急着回总舵去了,就给我留了这份亲笔信,说是让我拿着这信前去东皇参考,等到了那边,自然会有人接应我。”

    “啊,他没说他受伤了呀?”茯苓追问道。

    “受伤?你说柳会长受伤了?”

    “我也就是听说的,不过应该没事了,要不然的话,柳会长哪里还有力气回药门总舵?小姐,我觉得我们还是赶紧出发吧,我们在这里想再多,也比不上眼见为实啊。”

    南宫璃微微颔首,茯苓说得有道理。随即立马重新唤出影末,两人同乘,朝着东方而去。

    几个大国里,东皇和耀辉间的距离是最近的,这也是为何东皇帝肯让自己最疼爱的怜公主前来给耀辉皇太后祝寿的原因之一。

    仅仅花了一个时辰多点,南宫璃和茯苓就降在了东皇边城外。

    东皇国很大很富饶,即便是边城,也比别国的看着雄伟,单单那城墙就高过北尚两倍有余,其中不少墙头上,除了巡查兵外,还能见到几个黑乎乎的大炮。

    “不愧是天穹大陆的第一大国,我倒是有种进城的感觉。”

    茯苓听了自家小姐的话,除了点头还是点头,也被东皇国的这气势给震撼到了,心想不知道耀辉会不会有这么一天。

    想进东皇的人很多,各色各样的人排起了两列长队,南宫璃和茯苓一边排着队,一边听着周围人闲谈。

    “哎,以前进城多快啊?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现在怎么连进个边城也要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