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璃去荒林深处,为的两件事。

    一是向那边的人告别,这是基本的礼数,不然就这么走了,再回来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二是想问问紫渊的意思,是跟着自己一起去东皇,还是留在荒林深处。

    关于这第二件事,南宫璃心中十分挣扎。

    她觉得自己前去东皇,没有什么必要非得带上紫渊,她又不是去找人拼命的,有影末和小墨一行跟着,她觉得已经够安全了。

    比起东皇之行,耀辉更需要紫渊,万一有个什么意外,以紫渊的实力绝对能撑到她赶回来。就是不知道紫渊他本人是怎么想的。

    南宫璃从未将召唤兽当做工具来看,命令归命令,该有的尊重她还是会给予的。

    等她到了荒林深处一打探,得知了一件她不知道该说是好还是坏的事。

    雪儿受了重伤,靠着药草稳住了,但情况不明朗,紫渊这些天一直守着处于昏迷状的雪儿,可以说是寸步未离。

    得知此事,南宫璃心里说不上是开心,还是难受。

    开心的是,这么看来紫渊对雪儿必定有情,难受的是,紫渊都寸步不离了,可见雪儿伤得不轻。

    第一时间找到了紫渊和雪儿,居然是当初紫渊偷看人家雪儿洗澡的地方。哦,根据他自己的说法,那不是偷看,只是扫了一眼罢了。

    南宫璃一近身,紫渊就有所察觉了,怎么说都是主人,主人的气息,身为召唤兽不需要刻意感知,近距离时,自然而然地就能感受到。

    见紫渊化出的是人形,怀里抱着一条毛色有些泛黄的白狼,南宫璃这次没有上去送他一脚,而是锁眉道:“让我瞧瞧它的伤?我手上有的是药草,一定能治好它的。”

    紫渊摇摇头,很少像现在这样严肃,“身上的伤不怕治不好,灵魂上的可就没有那么容易治好了。”

    灵魂上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的意思是,雪儿的灵魂受了伤?怎么会?”

    “是我不好。”

    紫渊垂眸,大手慢慢地顺着雪儿那失了光泽、泛黄的毛发道:“我总觉得,这小家伙就是魔怔了,喜欢谁不好,居然喜欢我?

    一直只当它是还小,是不懂事,我不敢回应它的这份感情,我这一辈子活得也不短了,可却从来没有动过真情。再说了,我堂堂九头蛟,独一无二的存在,我找一头…说得过去么?”

    南宫璃撇撇嘴,心道:得了吧,你这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心里明明有人家,还自欺欺人。

    “你还是没说,雪儿到底是怎么受伤的?”

    “那天我突然离开,这小家伙发了疯地找我,期间已经把身子给折腾坏了,又遇到西岳突袭的事,它担心我瞒着狼首领和狼群外出,被擅长精神攻击的召唤兽重伤了,之后狼首领将它带回,它就再也没有醒来过。”

    南宫璃给雪儿检查了下,外伤的确都已经快好全了,看样子用的都是好药草。只是,这灵魂上的伤,看来不是单纯被攻击那么简单吧,估计也有紫渊突然消失的原因。

    “紫渊,我必须去东皇,有非去不可的理由。至于你,我看你还是留在耀辉吧,照顾好雪儿和耀辉的大家。

    你放心,我到了东皇后,会研究看看治愈灵魂的丹药,一旦有了什么发现,我会第一时间想办法联系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