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璃忙接话道:“是啊,父亲不用担心我,我再怎么不济,自保的能力还是有的。

    而且,就像蕙兰说的那样,我这次不是孤身一人前去东皇,除了会有柳会长陪同外,我还会带着茯苓一起去。茯苓这丫头心细着呢,生活上有她照料我,基本不用我愁什么。

    倒是父亲你,如今耀辉过了难关,南宫府上一切安好,你上了年纪,好好养身子,别瞎操心些有的没的。有什么问题的话,你可以找蕙兰她们说说,她们都是我很好的朋友,你可以把他们当自己的儿女一般来看。”

    蕙兰一行一听,虽不舍南宫璃,却也听出了南宫璃的所托,一个个心中暗道:不管是南宫璃的家人也好,还是她一心想要守护的人事物,她不在了,还有他们,他们一定会帮着守好的!

    借着说些女儿家的悄悄话为由,南宫璃支开了旁人,单独和蕙兰谈了一把。

    “我这次去东皇,一时半会儿肯定回不来。”

    不及南宫璃解释,蕙兰便很是理解地点了点头,“我知道的,你是不是还为了他?”

    “什么他?”

    “别装了,你不说,不代表我们几个看不出来,你对那东皇帝师有意思是吧?”

    南宫璃小脸一红,拧着眉道:“我在说正经的。”

    “是挺正经的啊,女人这一辈子最正经的事,不就是找个如意郎君,幸福美满的过一辈子么?”

    听蕙兰这么一说,南宫璃哀叹了口气,“我和他之间没那么简单,不过我始终相信,幸福从来不是天降的,能不能得到幸福,很多时候还是要靠人为。”

    蕙兰表示认同,“是啊,毕竟你看上的人实在是有够优秀的,不过我们大家都看好你,你足以与他相配,再过个几年,谁比谁的成就大还不一定呢!

    你放心,耀辉有我们,有急事的话,我们就放信子鸟找你,再不行就让小灰去找你。我们也会在耀都这里好好努力的,将来等你名声远扬时,我们作为你的亲友,断不会辱了你的名声。”

    “我不求什么,只求大家都好,凡事尽力就行了。

    对了,如今耀辉国算是安全了,因为我找了北尚国结了盟,具体的我就不多说了,你只要知道就行。

    我想同你说的是小艾、小林姐弟的事。他们的事,你应该从茯苓那边或多或少知道了一些吧?茯苓我是要带走的,毕竟我身边还是得有个可以搭把手的人。

    她一走,很多事可能需要你帮着操心下了,我的想法是,你留意一下他们,时机成熟的话,让他们来耀都里生活,总不能一直在荒林深处,我也希望他们能和正常的孩童一样学习玩耍。”

    “好,我会留意的,难为你这么忙,还记着这些。”

    “要走了,说实话,心里还是有些不舍。

    我就不留了,最后去趟荒林深处看看,我就去找柳会长,准备出发去东皇。你替我转告茯苓,让她到柳会长那儿等我,我就不进去了。”

    蕙兰点点头,伸手抱了抱南宫璃,心里默默地送上对她最真诚的祝福,期待着再见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