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还有这一层道理在?

    洪家主冷静下来一斟酌,的确是自己高兴昏了头。

    洪家虽被贬到了边城,可在当地怎么说也算是大户,洪家一有什么举动,一定会被迅速传开的。

    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是没错,可好歹也弄个墙遮下风吧?大摇大摆地去捕捉宠物兽,有脑子的都能想到这其中必有端倪。

    “南宫二小姐说得是,那百来头宠物兽的钱,我洪家和你对分吧?”

    “别,都算我的,毕竟只有我才能御兽,这东西我就算教你们,你们也没法子学会,这是天生的。”

    弄来百来头宠物兽,对南宫璃来说是有好处的。一旦她成功收服那些宠物兽,她的驯兽师经验一定会涨,没准还能晋个一阶什么的。

    再说了,这些宠物兽,之后真的只有她能使唤,好处都在她头上,她又不是出不起那点钱,哪有坑洪家的道理?

    听南宫璃说能力是天生的,没法学,洪家主和洪珍免不了可惜一把。

    南宫璃大约是看出了他们的失意,想了一小会儿又道:“虽然你们没法学这本事,不过我会让那些宠物兽听从你们其中某些人的安排。

    至于某些人你们打算安排谁,你们可以自己先想好。毕竟,我没有办法一直待在这里,这些宠物兽还是需要你们帮着照料的。”

    “真的?”洪珍激动得双眼放光道。

    “当然,我选择你们洪家,就是相信你们,希望我们之后能够相处愉快,共同进步。

    对了,之前答应洪姐姐给她治筋脉的,待会儿我一并把丹药和无忧草一起给到洪姐姐吧?”

    洪家主和洪珍先是一呆,随后洪家主大喜道:“我女儿的伤真的能治?”

    “当然,到时候服了我的丹药,再按照我所说的好好养着,最多不超过半年,洪姐姐的筋脉就能修复如初。”

    筋脉固然难修,可也抵不住她手上大量的高级药草啊!

    听到这里,洪家主坐不住了,他起身走到南宫璃跟前,一本正经地向她道谢道:“我洪家今后要是能起来,南宫二小姐对我洪家可谓是再造之恩。

    我看得出南宫二小姐本事不小,既能眉头都不皱下就拿出无忧草来卖钱,想来南宫二小姐应该也不差什么资源。

    我洪家的原则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个,还请南宫小姐收好了。”

    洪家主都说得这般郑重了,南宫璃要是不收,岂不是令人难堪?

    接过洪家主手中的东西一看,是一本书,书名叫做“内脉决”。

    “这是?”

    洪珍凑上前一看,“爹,你、你真的要把这给南宫二小姐?”

    洪家主点点头,“是的,没事,这是副本。不过,我想南宫二小姐不会介意的吧?

    这毕竟是我洪家的传家之物,只有洪家家主才有资格收藏正副本,里头的功法,也只有我洪家直系子嗣才能练。”

    南宫璃突觉手上这本薄薄的书,瞬间重如千金。

    “既然是传家的,即便是副本给我也不太好吧?”

    洪家主却执意道:“不,你治好我女儿的筋脉,就等于给了我洪家再生的机会,将这副本赠予你,一来是我洪家的诚意,二来也是惜才。

    虽是我洪家从上传下来的,但我洪家人也只领悟到了其中的一个小角罢了。南宫二小姐若得空看了后能有什么领悟,希望还能指点我洪家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