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尚帝微微拧眉,看上去有些为难,洪珍则是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她低着头,心里紧张得很,手心都冒了汗。

    洪家现在的情况,自己清楚,北尚帝也清楚。

    洪珍看得出来,北尚帝很重视和耀辉的结盟,在这种情况下,他是否愿意将“中间人”这个重担交给他们洪家?坦白说,她没有信心,因为现在的洪家…很弱。

    北尚帝默了会儿,用着询问的口吻道:“洪家的忠义自是没话说,只是‘中间人’也没那么好当,南宫二小姐不考虑洪家以外的家族?”

    洪珍一听,也不紧张了,抿着唇,努力遮住眼里的伤,心里止不住地叹息了一次又一次。

    她不怪北尚帝,大局为重,能者上,这也一直都是他们洪家的原则。怪不得任何人,只怪自己不争气,身为洪家年轻一辈,她没能把洪家带起来。

    短暂的安静过后,就在众人都以为南宫璃心有动摇之际,她非常果断地回道:“不用,就洪家。选择洪家,对北尚帝您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我知道现在的洪家怕是很弱,可这只是现状罢了。如何定论强弱之分,不是现在有多强,而是变强的心有多坚定。

    洪家受挫,却依旧秉持忠义之道,足以证明洪家的人都怀着一颗坚韧的心,与洪家为伍,我有信心。”

    洪珍这会儿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眼眶微微泛红,心中既感动又激动。

    北尚上下,说起她洪家,不是说可惜,就是叹气,还有的更直接,说她洪家这辈子就这样了。唯有南宫璃,唯有她的一句“变强的心”,又一句“坚韧的心”,激起她那团险些就要被浇灭的心火。

    她洪家,还没有完!

    北尚帝微微一怔,好半天,才摇头感叹道:“本帝愧对洪家,南宫二小姐都相信洪家必能再起,而本帝却…本帝受教了。”

    南宫璃微微一笑,“北尚帝现在认识到强弱之分还不晚,由此可见,我耀辉找北尚结盟,此乃大善。”

    中间人具体要做什么,南宫璃现在还不好说,因为她没想好。

    所以四人又随便聊了几句后,北尚帝当场写了道暗旨交给了洪珍,又建议南宫璃前往洪家看看,也好让洪家家主认识她下。

    南宫璃欣然答应了,她也有这个意思,便告别了北尚帝和北上烨,带着洪珍同乘影末飞快地向着北尚边城的洪家而去。

    洪家才迁来边城不久,边城的条件不比北都,尽管洪家入住进了一个当地算是不错的大院子,可同他们之前在北都的洪府比,可谓一天一地,没得比。

    洪家的人被调来边城,举家都很消沉,也没有想到会有贵客来访,更没有想到这位贵客还带来了北尚帝的暗旨,可以说是他们洪家的贵人!

    洪珍将南宫璃带去大堂面见了洪家主,也就是自己的父亲。

    洪家年轻一辈,无不躲在大堂外探头探脑的,惹来洪珍一阵尴尬。

    “那什么,南宫二小姐让你见笑了,他们是没见过像你这样美的姑娘家,并无冒犯你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