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尚帝缓过气来,久久不能言语,他觉得吧,他的脸有点疼。

    南宫璃也不急,她不怪人家北尚帝难以接受。只要是个正常人,应该都很难接受她给出的讯息吧?

    一条人工河不到一天就弄好了,这种只可能发生在梦里的事情发生在了现实里,要不是她知道自己有多么逆天,她也是接受不能的。

    北尚帝长长地叹了口气,“烨儿,找三名御用飞骑师来。”

    “好,儿臣这就去办。”

    南宫璃大约猜出了北尚帝此举所为,想开口来着,洪珍一个劲地朝她使眼色。

    她想了想也是,自己这会儿要是说自己的飞骑更好什么的,北尚帝可能又得喘一次了。

    安安分分地听了安排,洪珍坐了自己的长嘴巨鹰,而北尚帝、北上烨和自己,则在三名御用飞骑师的陪乘下,排成一字队,由北尚帝打头,从人工河的北端,慢慢驶向了南端。

    整个观赏过程里,除了南宫璃外,其余的人一直没法把嘴给闭上,他们实在是受到了一百万点的刺激和伤害,张着嘴不是为了感叹的,纯是为了呼吸用的。

    一行人一个来回后,回了北尚皇宫。三名御用飞骑师退了下去,北尚帝将南宫璃三人领回了御书房。

    片刻的沉默,只听北尚帝道:“明天一早,本帝就下旨,北尚同耀辉结永世之好,往后无论谁人继位,都不得违反此条。”

    永世之好!

    北上烨和洪珍心中默默感叹:父皇(北尚帝)这次被震撼得不轻呀。

    “小女子代表耀辉国向北尚帝表示感谢,承蒙北尚帝看得起,我耀辉绝对不会辱没了北尚盟国的名声,接下来的几年里,必力争上游,跻身强国之列!”

    之前听南宫璃说这儿说那儿的时候,只觉得她是太狂,说得都是漂亮话。现在再听,真是后生可畏啊!狂的不是人家姑娘,根本就是自己啊!

    “两国联盟之事已定,不知南宫二小姐还有什么指教?”

    北尚帝一改之前的不屑,满目的真诚和卑谦。

    这样的北尚帝,是北上烨和洪珍从未见到过的,就算在那股蠢蠢欲动的势力前,都没见到过。

    南宫璃想了想道:“小女子知道北尚帝看重七皇子,小女子也觉得七皇子目光够远,是个能委以重任的。

    另,小女子初到贵国,对贵国的局势懂得不多,但却能看出洪家乃是忠义之家,值得北尚帝和七皇子重用。”

    “这……”

    北尚帝没想到,南宫璃会说这些,略带感慨道:“本帝算是看出来了,论眼光长远,南宫小姐当仁不让啊。你这是不想看到北尚局势不稳,而影响了两国间的盟友关系吧?”

    南宫璃笑笑,“北尚帝果然聪明。”

    “按你的说法,是希望我调回洪家?”

    “不,不用调回。让那股反动的势力觉得洪家再也起来了,这是好事。待洪家在边城地带养精蓄锐,到时候他们会成为北尚帝您的一大后招。”

    “哦?既然不是想让我把洪家给招回北都,南宫二小姐又为何要说这番话?”

    “我希望由北尚帝亲自下道暗旨,允许洪家作为北尚和耀辉间的中间人。”

    洪家为忠义世家,想让他们成为两国间真正意义上的中间人,光是靠自己给洪珍一点小恩惠是远远不够的,还得北尚帝亲自发话才行。

    自己已经表态支持七皇子,那就是和北尚帝站在同一战线,这是北尚帝想看到的。所以说,这道暗旨稳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