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璃起身拍了拍手,两手叉腰,有种说不出的满足感,“这下,北尚帝要是见了这条人工河,总挑不出刺来了吧?”

    影末回应道:“自然,他要是还能挑出刺来,我就把他给啄清醒。”

    难得影末会开这种玩笑,可见他对这条人工河也是很满意的,好歹他是这个大工程的负责人,为了这条人工河他没少费心思。

    南宫璃摩挲着下巴,总觉得还能做些什么,可又想不出具体还能做些什么。晃了晃脑袋,她决定暂时不去想,让影末驮着她,疾速飞往北尚皇宫。

    影末的速度很快,压根就不用担心被下方的人看去,转眼的功夫,她就赶上了北尚帝用晚膳的时间。

    北尚帝这两天心情不咋样,晚膳都是待在御书房里用的,难得今天的菜还挺合胃口的,一筷子夹起条肥牛片,正要入口——

    “小女子南宫璃求见北尚帝!”

    “咳咳咳。”

    北尚帝被呛了个正着,猛咳了几声,这才放话让南宫璃进来,顺带派人去请了七皇子和洪家大小姐。

    北上烨和洪珍一听是南宫璃返回来了,几乎是丢下碗筷朝着御书房冲来的。

    等人一到齐,北尚帝面色不佳道:“怎么,南宫二小姐可是后悔了?是觉得一天的时间不够,所以来请援助了?还是说,是想给自己多争取些时间?”

    其实,在南宫璃走后,北上烨替她说了不少好话,诸如她绝对是妖孽般的存在啦,与她交好,他们北尚一定会受益匪浅啦。

    当北尚帝得知,自己七子把随身带着的雪精玉送给南宫璃的真正原因是,她能够训练出出色的宠物时,他动心了。

    这么一个人,自然是该结交的,所以说他在心里早就肯给南宫璃台阶下了,可面子上还是想杀杀她的锐气。

    年轻人啊,太狂不好,杀她锐气,那是为了她好。

    北尚帝已经把一早备好的话都堆在喉咙口了,就等着她拉下脸来讨个饶了,结果——

    “回北尚帝,小女子不辱使命,人工河已成,特意来报喜,想请北尚帝您一同前往查看。”

    “哐啷当”一声,筷子砸在了饭碗上,饭碗一个摇晃倒在桌上,一个转圈后,转到了地上。

    北尚帝呆呆地看着南宫璃,只觉得自己的呼吸在瞬间停住了,他颤着双唇道:“你你你、你说…说了什么?”

    南宫璃恭恭敬敬地回道:“回北尚帝的问话,耀辉和北尚间的人工河已成。”

    “来、来人,叫、叫御用药师来,本帝、本帝呼吸不畅!快,快!”

    至于么?

    南宫璃抽了抽嘴角,一个箭步冲到北尚帝的身边,“北尚帝莫要急。”

    语毕,迅速掏出一颗宁神丹,朝他嘴里一丢,又道:“来,跟着我一起,呼气,吐气,再呼吸,再吐气。放宽心,什么都不要想,有没有觉得好多了?”

    北上烨和洪珍逐一捂脸,父皇(北尚帝)什么世面没见过?被人家南宫璃一句话就给吓得喘不上气了,这丢脸丢大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