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家?鼠大肚?

    南宫璃皱皱眉,“鼠大肚领的头?什么时候这灵草园子归他们鼠家所有了?规矩一套又一套的,就一破园子罢了,还收钱才能进?”

    和幻岛一比,说灵草园子是破园子不算过分吧?

    南宫璃这么一说,众兽无不跟着点头。

    可不就是么,没本事去有钱的那边捞钱,只会在他们这些穷苦兽身上动心思。

    瘦妇人叹气道:“这事绝不是鼠大肚自己能做主的,要是没他们鼠家的授意,鼠大肚怎么可能这么明目张胆?”

    “这鼠家很厉害?”南宫璃疑道。

    “厉害倒也谈不上,可人多,在这幻灵城里算得上是一大势力了。”

    还势力呢,不就是集结在一起的小混混么?

    南宫璃心里吐槽了句,又看了看还跪在地上的召唤兽们,揉了揉太阳穴道:“行了,都别跪了,都给我起来。”

    大家伙压根不认得南宫璃,一个个听了她的话后都无动于衷,继续给跪着。

    南宫璃嘴角微抽,又补了句道:“想要灵草的,就别再跪着了。不想要的,就继续跪着好了。”

    瘦妇人一听,脸上立即浮现出了一片喜色,“都还愣着干什么呢?这就是我的那位恩人啊!还不快起来?不想要灵草了?”

    众兽恍然,忙一个个急急忙忙地爬了起来,那些起不来的,则直接就被抬了起来……

    这些召唤兽,有时候怎么觉着憨得有点可爱呢?

    南宫璃走进瘦妇人的灵草铺,让瘦妇人给她搬来了一小木桌,又在木桌边上放了两个小木凳,朝着站着一动也不敢乱动的底层召唤兽们道:“一个个来,我先给你们看看情况,这灵草就算再好,咱们也得对症下药才行。”

    众兽相继眨巴眨巴眼,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

    “你们怎么呆呆的,被打傻了?动起来啊,免费给你们看,再送你们灵草,一块幻灵石都不用你们出,赶紧的。”

    一听免费帮忙看伤,还送灵草,一群傻住的召唤兽们又给傻醒了,忙一个接一个地排好队,井然有序地接受治疗。

    南宫璃一边帮这些底层召唤兽看病,一边记录了每一头兽的情况,从身体情况到能力情况,再到家族情况。

    记录好这些后,她便给出了对症的灵草,一口气给了七天的量,惊得众兽又想给她给跪了。

    召唤兽们向来直来直往的,尤其是这些底层的,更没多少是有心思的。

    南宫璃本来想通过这一次的看伤,来收集一波底层召唤兽们的情况,想稍后做个拜访,问问他们是否愿意移居,是否愿意跟随自己。

    没想到的是,那些召唤兽们拿了灵草回去后,没过多久一个个又找了回来,说什么不能白拿她的东西,必须为她做事他们才能心安。

    南宫璃一想,不如顺理成章地收了这些去而复返的?他们能去而复返,这不就说明他们都怀有一颗知恩图报的善心,这样的召唤兽培养起来,她才能放心地用吧?

    “有没有愿意带着一家子追随我的?如果有就留下,如果没有,这恩也就不必报了,就当我是给自己积福报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