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五彩精灵珠和小精灵珠的主人,南宫璃可在短时间内不受死气侵体,过了死气海后,利用捕猎证,她安全地回到了城卫站。

    没有带回堕兽,不用见接引人,南宫璃熟门熟路地离开了城卫站,直奔瘦妇人的那间灵草铺。

    她其实可以去找鬼马族的帮忙,但解释起来太麻烦,加上鬼马族是大族,见个面还得花个十万块幻灵石,她要是能有十万块幻灵石,她用得着非得找鬼马族的帮忙么?

    这钱花得不划算啊!

    既然之前就有准备把在幻灵界的小据点,也就是幻岛发展起来,干脆就借着这次造人工河的机会,收一批召唤兽。

    南宫璃赶到的时候,瘦妇人的灵草铺前都是人。哦,不对,都是召唤兽。半人形、兽形都有,大多数都是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

    这是怎么了?

    南宫璃凑了过去,看着跟前围着的一重又一重,她挤不进去,只得踮着脚一个劲地往里看。

    经过她的努力,她看见一名长着条鳄鱼尾巴的老人家正双手捧着几块幻灵石,颤着双手向瘦妇人哭诉道:“求求您了,别家的灵草铺,我们也不敢去,怕被他们打出来。

    您家的灵草卖得是整个幻灵城里最便宜的,又是唯一一家平民开的。我们这些底层的苦,您肯定是知道的,求求您可怜可怜我们,可怜可怜我一家子,就给换点灵草吧!”

    瘦妇人两手托着那老人家的双臂,苦恼道:“这位大爷,真不是我不给你换。这些灵草是别人寄放在我这里卖的,赚的幻灵石那都是别人的。

    我、我虽然很同情你们的遭遇,可我不能不对别人负责,更何况那个别人还是我这一家子的救命恩人,我万万不能负了她呀!”

    南宫璃一听就明白了,瘦妇人口中的“别人”,说的一定就是自己。

    那老人家听后,没再说什么,只是也不肯起来,就跪在那儿无声地抽泣着。

    老人家身后的人见了,一个个你瞅瞅我,我瞅瞅你的,也都跟着跪了下来,齐齐向着瘦妇人磕头,你一句我一句的。

    “求大妹子救救我们。”

    “大妹子,您会有福报的。”

    “我一家老小都靠我家男人养,要是没了他,我们、我们只能跟着一起去了啊!大妹子啊,您就行行好吧,我们可以还钱,我们会努力赚钱还的!”

    这到底是怎么了?

    灵草铺前的那些召唤兽们一跪,就显得南宫璃有那么点鹤立鸡群的味道,瘦妇人正为难得脑袋瓜疼,一眼就看见了兽群中的南宫璃。

    “呀,璃妹子你回来了!”

    南宫璃点点头,视线扫了一圈跪地上的那一片后,询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唉,灵草园出事了,里头的底层被鼠家的都给打出来了。

    鼠家的也不知道是发了什么疯,平日里那鼠大肚带人闹事也就算了,抢灵草,强行收保护费,大家也都忍过去了。

    现在变本加厉了,变成不交幻灵石,就不给进灵草园了。犯了这规矩的,都被一通群殴。这不,这些最底层的,幻灵石没赚到,这下还受了重伤,连命都要保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