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

    北上烨和洪珍面色大惊,纷纷看向南宫璃,企图从她的脸上找到一丝丝的底气不足,或者是后悔,后悔自己说了大话,后悔自己不给自己留有余地。

    随后,令他们更为震惊的是,没有!

    对方没有一点点的不安和后悔,那双亮得出奇的美眸,一眨不眨地直视着前处的北尚帝,没有丝毫的闪躲。

    北上烨和洪珍,一个暗暗地咽了咽口水,一个低头悄悄地吸了口气,御书房内瞬间归于绝对的寂静。

    北尚帝眯了眯眼,沉声道:“本帝最不喜欢的,就是那种只会说大话的人。你说一天,本帝就真的只等你一天,你可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南宫璃速答。

    “等等,那个…父皇,儿臣以为……”

    北上烨深知自己父皇的脾气,父皇最不喜的就是狂人,南宫璃的这发言实在是狂出天际了。

    一天的时间,直接弄出一条直达北尚的人工河?就算找来整个耀辉国的人,不,别说整个耀辉国的人了,就算合两国所有人之力,想只用一天就完成直达人工河,这都不可能好么?

    北上烨不明白,南宫璃为何要给一件本身就很难的事情上,再加上一个绝对不可能完成的目标,这不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么?

    他只能理解为,她是不够了解自己的父皇,逞强逞过头了。所以,北上烨想要为南宫璃求个延时什么的。

    知子莫若父,北上烨一开口,北尚帝就明白了自己儿子的意图,他直接打断了自己儿子的话,“其他无需多说什么,在此期间,本帝不想看到我北尚内任何人以任何理由给予耀辉支持。我倒是想看看,南宫二小姐能有多大的本事。说实话,我很期待。”

    南宫璃不急不缓地朝北尚帝拱了拱手,“一天的时间,从现在算起,为了抓紧时间,请北尚帝允许小女子出御书房后,直接坐飞骑离开。”

    北尚帝挑了挑眉,还以为她会说什么,结果竟然是这话?还说一天的时间从现在开始算起?

    有意思,狂人,他见过不少。女狂人就没有,有本事的女狂人,可能有么?

    “准了。”

    “谢北尚帝恩准。”

    南宫璃说罢,直接出了御书房,行动之快,令人现场的三人又是一愣。

    北上烨似乎有话想说,并没有追上去,倒是洪珍急着给南宫璃道歉,追出御书房就急得大喊“等等”。

    南宫璃已经唤出了影末,见洪珍追来,想了想后,疑道:“洪姐姐这是想要我将你带回去?”

    “额,不是的,我是想和你道个歉。之前,我说了些难听的话,还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才好。”

    “没事,谁没有情绪不好的时候?”

    南宫璃说着,一阵翻找后,掏出了一小瓶丹药,“这东西你先拿着,是一些补药。虽说不能治愈你眼下的伤势,但能够帮助你健体。等处理完了人工河的事情后,我再看看你的情况,为你炼制续经脉专用的丹药。”

    “这、这怎么好意思?”

    “举手之劳,就当是交下洪姐姐这朋友,姐姐若是不嫌弃我是耀辉的人,就收下吧。”

    洪珍接过南宫璃手中的小瓶子,紧紧地握在手心,轻道:“谢谢。”

    想她洪珍从不欠谁人情,但她现在真的很需要这样的帮助,她没想到的是,给予她帮助的竟然是早前自己看不起的耀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