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方才说的,都是真的?”

    南宫璃转过身来,不卑不亢道:“自然是真的,我有什么理由要在北尚帝您面前撒谎?这件事是真是假,其实只要北尚帝您稍稍动点心思,不就能查得一清二楚了?”

    这话中听。

    北尚帝微微颔首,疑道:“照你的说法,就凭你耀辉的实力,又怎么可能抵得住西岳这么凶残的攻势?”

    “不能力斗,那便智取。北尚帝身处帝位,这个道理,我想应该比一般人都要更懂吧?

    这个道理就好比,为何一国之中,除了武将外,还需要文臣?文臣又不能上战场,为何还是受帝王看重呢?”

    “你这丫头很会说话,可在我这里,不是话说得好听就行的。这样,你先说说你来的目的吧。”

    “目的很简单,找北尚联盟。”

    “联盟?你确定你说的是联盟?而不是直接吞并入我北尚?”

    北尚帝这话,南宫璃听得就不舒心了。

    “我说的是联盟,耀辉只是眼下不强罢了,崛起之日不会远的。若不是纵观下来,唯北尚国最为正气,我也不会选择北尚。”

    “哦?那你倒说说,我北尚好好得为何还要同你们耀辉联盟?你要我北尚同你联盟,可是要我北尚提供给你耀辉什么?是钱?还是资源?”

    “我只要一个名。只要北尚帝正式对外公布,北尚与我耀辉结盟即可。

    至于为什么要同我耀辉结盟,难道北尚当真一点都不忌惮野心与日俱增的西岳?西岳若是继续强盛下去,到了超过北尚的时候,试问哪一国会站出来帮北尚?”

    北尚帝暗暗思忖,其实只是一个名的话,他倒是无所谓。给了这个名又如何?这不代表耀辉出了什么事,他北尚就会力挺到底。

    不过反过来说,往后他北尚有个什么万一,耀辉靠得住?

    南宫璃见北尚帝沉默了,心想这是个好时机,说明他在动摇。

    “我沿途从耀辉赶来,发现一路上的水资源充沛,可偏偏到了北尚这边,水资源就有些缺乏了。

    若是北尚帝真心以待,我耀辉也将会为联盟之事拿出百分百的诚意,修造一条人工河流,往后北尚和耀辉间可以进行河运,也能解决北尚缺乏水资源的问题。”

    “你说真的?人工河流?你耀辉出人?”

    若是耀辉真有这个本事,那北尚帝就要重新估量耀辉的价值了。问题是,这种大话,连他都不敢说,这丫头既然一脸胸有成竹的样子?

    “我耀辉出力就是了,事成后,只需北尚承认和我耀辉的盟友关系,同时颁旨下去,两国交好,允许我耀辉的人来北尚游历。如何?”

    闭门造车,永远不能发展,走出国门,也是很重要的一步。耀辉想要强,就必须学习别人强国的优点,合理蜕变,在不失自我的前提下持续进化。

    “好,本帝答应你,若是你耀辉真能弄出一条直通北尚的人工河来,本帝就如你所愿,与你耀辉结盟,不仅对耀辉开放北尚游历权,往后若有他国攻打耀辉,本帝觉不吝啬一马一卒,必前来支援!”

    “好,请给我一天的时间,一天内,人工河必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