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是被玩了?”

    这是北上烨开口的第一句话,调侃之中,带着一丝丝自嘲。

    不娶南贤郡主的原因是她毁了容,容貌丑陋,不能做王妃。想着这理由,再看看跟前的这人,北上烨不禁又问道:“你是南贤郡主本人么?”

    “不是。”

    “那你怎么会有我赠予南贤郡主的雪精玉?”

    南宫璃笑笑,“因为七皇子赠给的对象不是南贤郡主,本就是我。我是耀辉国南宫世家二小姐,南宫璃。很抱歉之前没能告诉你实情,我也有我的难处。”

    北上烨愣了愣,自幼生在皇家的他,对于所谓的“难处”还是很能理解的。

    “那是你的私事,本皇子就不过问了。总之,当初伸出援手的人是你就对了,本皇子只认拿着玉的人。”

    “谢七皇子体谅。”

    北上烨右手一伸,“有一事,我必须得提前说明。当初本皇子赠你雪精玉,答应在你有难之际帮你一把,不过必须是本皇子力所能及的范围。我猜你这次前来,是因为西岳攻打耀辉的事,对不对?”

    “不错。”

    “此事,本皇子爱莫能助。本皇子的处境,老实说,不太好。”

    南宫璃没有表现出一丝丝的失落,而是笑道:“所以,这次七皇子就更该帮我,你帮了我,也是帮了你自己。”

    “你这话什么意思?”

    要不是知道这个南宫璃是个机灵的,北上烨这会儿已经觉得她在放大话了。

    “北尚帝疼爱七皇子,可却没有办法将帝位正大光明地传给七皇子,为什么?”

    不及北上烨接话,南宫璃继续自顾自道:“让我来猜一猜。是因为七皇子背后的势力不够大,不够稳。而你的对手,他背后的势力不是你现在能比得上的。

    还有,北尚帝虽坐在帝位上,很多事却身不由己,他有惧怕的东西,或者说那股强大的势力一旦不再安分,北尚国就会出现内斗。

    而这个内斗,是北尚帝和那股势力两方都不愿看见的,所以才会有现在的局面。”

    北上烨无话可说,因为全都被说中了。

    “你既然能看得这么清楚,那就不用我再多费唇舌解释了。你耀辉的遭遇,我虽同情,却没有办法帮到你什么。”

    南宫璃挑眉道:“我来是想见北尚帝,这个忙,不知道七皇子帮不帮得上?”

    “你说什么?你来是想见父皇?”

    “不错,我想和你父皇谈些条件。我觉得这是我们彼此的一个机会,我相信他会做出明智的选择来。”

    北上烨忽然来了点兴趣,“不知道能否先说给我听?”

    “我赶时间,不如七皇子一起参与?”

    北上烨想了想也好,宫里突然来了一绝色美人,他要是不赶紧行动,过会儿怕是有人就要上门来找茬了。

    “也好,我这就带你去见父皇。”

    “等等,把洪姐姐也一起带去吧。以后你我两国间总需要个传话人,我觉得洪姐姐不错。”

    “洪珍?”

    见南宫璃点头,北上烨也就随了她的意,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她会选洪珍,怕是不知道洪珍现在的情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