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鸿?

    南宫璃看了看小眼猥琐男,又看了看横在自己面前的高大女子,心里流过一丝丝的暖意。

    相遇时的场景不怎么美丽,但人其实还是可以的,看来刚开始的时候,这妹子对自己有成见吧?

    “洪珍,你怎么到现在还甘心当七皇子的狗啊?你洪家被贬,就是因为七皇子护不住你们!跟主子的时候,也不擦擦眼睛?

    这样,你现在呢,把你这七皇子的女人送给我,回头我在我父亲那头说几句好话,就算没有办法把你们一家子给调回北都,也能让人照应照应,别给你们使太多绊子。”

    “哼,我洪家的人,岂能像你这种恶人低头?黄鸿我告诉你,这姑娘你碰不得,不然别怪我动手!”

    “哎哟,听听,大家快听听。这废物还打算和我动手呢!”

    随着黄鸿一句满是嘲讽的话落,跟在他身后的四名黄家护卫一边做着热身的动作,一边嘲笑道:“洪大小姐啊,你该不会忘记了吧?你筋脉断裂,一身功夫尽废,你又不是修魔师,召唤师修了多年下来,还是个初级的。就你这样的,你还敢说动手?”

    “洪大小姐,虽然吧,你长得不怎么样,可怎么也不能说丑。你这真要和我们动手,我们真是担心稍不留神就把你给毁容了。这毁容了是小事,回头你要是赖上兄弟几个了,咱们可怎么办啊?”

    “就是就是,洪大小姐,三思而后行,为了七皇子,为了七皇子这女人,值得和我们鸿少爷做对么?”

    一来一回,南宫璃算是明白了。

    洪珍就是护着自己的这高大女人,她多半心里钦慕七皇子,所以一开始看到自己的时候,才会没有好脸色。

    而黄鸿,怕是在北都里有点势力吧,不然也不敢直接为难七皇子这边的人。看来,七皇子在北尚的处境不怎么好啊。

    至于,静脉断裂?或许自己可以找个机会帮这洪珍一把,总的来说,她是个不错的姑娘,就凭她现在这么护着自己,就值得自己帮一把。

    洪珍说动手,其实就是吓唬吓唬对方。她没想到的是,对方对她的情况竟然这么了解,以她现在的情况,真动起手来,还真保不住身后的那一位。

    洪珍扭头朝南宫璃丢了句:“我拦住他们,你拼命往前冲,过了前面的那条街,再前面就是北尚皇宫了,你只要将七皇子的玉佩交给守宫门的人看,他们会安排你去见七皇子的。”

    “那你呢?”

    “你不用管我,别以为我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我自己!我是洪家人,宁死不屈,岂能甘心受辱?”

    南宫璃心中默道:你还为了七皇子吧?唉,只怕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如果我走了,你一定不会有好下场,我不能因为自己的到来,而害你出事。

    我来对付他们,要走一起走,我是路痴,别和我说过了前面那条街,我不认路。”

    洪珍心中一动,她觉得自己找借口的实力已经很弱了,没想到边上还有个更弱的。不等她再劝劝,南宫璃已经走了上去。

    “啪啪啪啪”四声,四条破土而出的藤鞭,将方才说闲话的那四名黄家护卫狠狠地抽了一嘴巴。

    “本姑娘不是什么七皇子的女人,再乱说话,我让你们这辈子都开不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