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一大早,二皇子皇甫赢成功继位,就在大家猜想不知道大皇子皇甫曦会有什么反应时,宫里传出消息,大皇子皇甫曦留了一封书信,不辞而别,没有人知道他去哪里,现在又在哪里。

    关于信上的内容,倒也不是什么不可说的东西,说是要去找个人,归期未定。

    南宫璃得知这件事的时候,正在北门区域帮着重建,周围的人都在好奇大皇子会不会是拿找人做借口,其实就是不想看到二皇子的风光?

    哦,不,现在应该称其为耀辉帝了。

    南宫璃却不这么觉得,她觉得大皇子是真的去找人了,或许人已经找不到了,但关于那个人的记忆,若是有心还是能找回来的。

    大皇子算不上什么好人,不过他也得到了该有的惩罚。不是让一个人死,就是对他最大的惩罚,让一个人知道自己最重要的人事物是他亲手毁掉的,这是比死还要来得残酷的惩罚。

    失神间,就看到才康复不久的养父南宫霄两肩扛着两块大木板,正往一间在修缮的房屋走去。

    南宫璃忙跟上去道:“父亲,这重建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重建好的,你可别把自己累倒了。”

    “没事,就两块板子还能把我给累倒不成?你是不知道,我在那个鬼地方待太久了,我现在就该多走动走动,多呼吸呼吸新鲜空气。”

    “那也得有个度,回头我让惠兰给你熬碗补药。”

    “不用这么麻烦。”

    南宫璃忙故作生气状,嘟起小嘴道:“你为了我和娘吃了那么多苦,女儿只是想尽点孝心,你还不让了?”

    说到这里,南宫霄微微皱眉道:“不知道你娘现在人在哪里,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一步一步来吧,缺少线索,我干着急也没有用,把能做得做做好,我相信会迎来一家团聚的。”

    “不错,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别把自己给逼得太急了。”

    重建耀都的事进展得很顺利,不仅皇家那边大力支援,各个区域间也互相帮忙了起来。要说改变最大的,就是南门区域。

    以前,那边的人看不起北门区域的,根本不屑来北门区域。但是历经西岳突袭后,他们就变了。他们不仅给北门区域的提供财力,还亲自拖家带口的来北门区域帮忙。

    他们不再教育自己的孩子,不要和北门区域的小孩玩耍,不再警告家里的下人,不准来北门区域买东西,他们开始真心实意地和北门区域的人相处。

    所以说,南宫璃一直相信一句话:人之初性本善。

    南宫璃看着眼前和和睦睦的场面,对往后耀辉国的逐渐强盛充满了信心,没有什么事是上下一心办不到的。

    正这么想着,远处一只信子鸟飞了回来,是从无极门回来的信子鸟。

    南宫璃收到了来自子玉长老的信,信上说那些被西岳控制的人都被安置在了药香门,按照现在的恢复进度来看,大约三天后,就能恢复一些意识,不过想要全好,最快也要半个月。

    看来,拿那些人来糟心西岳的计划,可能没办法这么快执行了。

    半个月啊,她可等不上半个月这么久,但是在离开前,她至少得确保西岳短时间里,不敢再动耀辉吧?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