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曦扯了扯嘴角,似笑非笑。

    南宫璃说得对,无论他想说什么,那个人都不在了。

    忏悔或埋怨,都传达不出去了。

    如今的自己,还有什么?母妃身死,帝位已定,如今的他还能有什么?一直努力到今天,又为了什么?

    脱去大皇子这个身份后,他的身边还能有谁?他有信心一定会有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永远地消失了。

    伤心?难过?他有资格么?

    “既然不需要我说什么,那为何还要和我说这些?”皇甫曦道。

    “我想告诉你一些事。还有这个,你拿去。”

    南宫璃说着,将一封看着已经有些旧的信封递到了皇甫赢的手里,“这个,我觉得应该给你,毕竟是她写给你的。

    我是从南贤王王妃手上拿到的,一直没有送到你手上,那是因为我毕竟假扮南贤郡主,这封信也不好给你。

    如今,我算是功成身退了,我想了想,我能为南贤郡主做的事不多,这一件,我还是做得到的。”

    皇甫赢接过信封,他没想到,自己对她做了那么过分的事,自己这般无情无义,她却还会给他写信,她难道不该这辈子再也不希望和他有什么牵扯么?

    “信我送到了,我再说一件事给你听吧。

    她其实知道,知道你不能有孩子,在小的时候她就知道了。她无意间听到你自己一个人发牢骚,然后截取了你的话,去追问了自己的母亲。”

    “不、不可能。如果她知道的话,她为什么?”

    “为什么不说?还是为什么还会喜欢你?这个为什么,你不应该比我更清楚么?”

    关于这件事,她之所以会知道,或许天意吧?一次探望南贤王王妃的时候,王妃不知从哪里翻出了一本诗集,说那是她最爱看的。

    拿回去后,她随意地翻了翻,结果就翻到了一张纸,纸上所写的就是这件事。南贤郡主说得比较隐晦,可她还是看懂了。

    这件事,她一直没放心上,因为她也不敢确定,所以干脆就不多想。

    后来,又看了南贤郡主的那封信,纸片的内容和信的内容呼应在了一起,基本可以肯定大皇子皇甫曦不孕不育。

    “我走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大皇子既然早早地做出了选择,那就好好把自己选择的路走下去吧。”

    有一些疑点,南宫璃没有说。比如,不孕不育的话,大皇子恐怕不是淑惠皇贵妃的儿子,而是耀辉皇后的。

    只是,这些已经都不重要了。

    南宫璃走后,皇甫曦才拆开信封,读起了信。

    当他读到“我这辈子唯一不甘的是,我的身子实在是太弱了,不能陪你走得更远,不能看着你得到你想要的。

    我不怪你,只有我知道你心里的苦,你只是害怕,只是害怕被遗弃,所以你必须去争夺那些,即便你不愿意,也必须去争夺的东西。”

    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情到深处,又哪里顾得上?

    “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傻?”

    他一直以为没有人懂他,就连他自己也不懂。没想到,一直有个人在默默地懂他。

    倾尽这一生,他到底在为谁活,到底在忙些什么,追求些什么?原来,只是因为他不安,他害怕被遗弃。

    可笑的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害怕被遗弃,却遗弃了对他而言无可替代的人。

    黄粱一梦,梦醒了,树花犹在,人面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