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队二皇子的,自是一脸喜气洋洋,而站队大皇子的,表情各有不一。

    不过,不管服气还是不服气,他们这些那么多年摸滚打爬下来的人,看清当下局势的眼力还是有的。

    于是,再也没有质疑的声音出来,一些人不由自主地偷偷往大皇子皇甫曦所在处瞄了一眼,本想看看大皇子的脸色,却见他依旧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南宫璃满意地点了点头,接着打了一波强心剂。

    “各位,我们都是耀辉国的人,我们的目的都是希望耀辉国能更强大,所以我们大家都是一条战线上的。

    耀辉本来就是小国,子民也不比那些大国来得多,如果还搞内斗,互相看不顺眼,那纵使耀辉今天没有被灭,距离灭亡之日也不远了。

    二皇子继位后,希望大家能够放下之前的成见和党派之说,全心全意地为振兴耀辉而努力。我已经和无极门那边打好了关系,以后我们有难,他们也会援助我们的。”

    众人一听,心中微微一怔。

    以前,大家都觉得,耀辉国小,耀辉国弱,可耀辉国与世无争啊,没人会惦念他们。现在看来,这个想法实在是太天真了。

    经过西岳的这次突袭,有些事,说真的,他们看开了。权利也好,钱财也罢,无非是身外之物,如果连命都没了,要这些又有什么用?

    所以,与其不停地争权夺势,还不如把这些精力投入到强民之上,也不至于遇到敌袭后方寸大乱,束手无策。

    等死的滋味,真心不好受啊。

    有大臣当场表态道:“南宫二小姐说得极是,既然大家对二皇子继位都没有异议,我看明天一早,我们就赶紧把继位仪式给办了。”

    南宫璃点点头,“西岳突袭,耀都受损言重,仪式从简为好,二皇子觉得如何?”

    皇甫赢颔首道:“南宫二小姐说得对,仪式从简,同时大开国库,下派人手,帮助耀都内的人重建家园。

    另,之前的一些治国制度还需重新制定。从即日起,我耀辉皇室再不可以皇室身份压迫子民,明知故犯者,必处以重罪。”

    南宫璃听后,心里甚是欣慰。

    这次的苦总算没有白吃,不枉她拼尽全力,却将美誉转手赠予皇甫赢,他没有让她失望。

    终于,到了可以做了断的时候了。

    南宫璃抬头望了眼天边,叹了口气,走到皇甫曦身前道:“大皇子,不知可否移步说些话?”

    皇甫曦猛地抬起头,眼神里透着丝丝迷茫,仿若再说,你与我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

    “当然,南宫二小姐带路。”

    南宫璃领着皇甫曦走了很久,最终停在一棵长有花苞的花树下,“大皇子可还记得这棵树?”

    皇甫曦抬头看了看身边的花树,又看了看周围。

    “不记得了么?不应该吧?你小时候很喜欢躲在这里哭的吧?”

    皇甫曦一愣,没有出声,但南宫璃看得懂他的眼神。

    “我怎么会知道?因为南贤郡主知道。

    南贤王王妃疯了,你应该知道的。她是个好人,南贤郡主也是个好人。可这世上,不是好人就能有好报的,她们一痴一死,是因为谁?”

    “我……”

    皇甫曦想开口,被南宫璃给制止了,“你不用说,因为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不管你想说你不后悔也好,还是想说你后悔也好,终究不是该说给我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