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及皇甫赢出声,南宫璃便抢在前头,训斥香菱道:“香菱公主,你身为公主好歹有点公主的样子。你看看自己现在像什么?哪里有公主的样子?

    就算你不是耀辉帝的亲生女儿,那也和二皇子兄妹相称一起生活了不少时间,你是在质疑二皇子的品性么?他怎么可能会对自己的妹妹有什么他想?”

    开什么玩笑,她可不能让皇甫赢的继位受到影响,这种兄妹私情的闲话要是被扩大传播出去,皇甫赢的风评必定受到极大的影响。

    所以,她要趁着大家还没从这件事里醒悟过来前,就直接把这事给断干净了。

    众人一顿,二皇子向来严肃,的确不是那种会乱了纲纪的人。

    再者,看看香菱,再看看南宫璃,不是大家有心要比,而是就算不比,他们又不瞎,差距放在那里,哪可能看不到啊?

    兄妹私情什么的,真是不太可能啊。

    香菱气极了,早在心里把南宫璃不知道大卸八块了多少次,可偏偏她的那些死士一个个都没有动手的准备。

    “我让你们杀了她,你们是聋子么?你们听不见么?给我杀了她啊!”

    几名黑衣死士互相看了看,随后一致向着香菱走去。

    香菱见他们不朝着南宫璃的方向去,反倒朝着自己来了,心里“咯噔”一下,不安道:“你们想干什么?”

    几名黑衣死士前后左右将她围住,随后不管不顾她的情绪,带着她一跃而起,就这样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短暂的安静过后,南宫璃回神道:“如今耀辉帝已死,耀辉国又历经大劫,眼下急需选出一名新的耀辉帝来,定大局,稳民心。

    各位,我虽不是耀辉皇室中人,不过我怎么说都在耀都待了挺长一段时间,对于耀辉皇室和耀都当下的局势多多少少都有些了解,我个人建议是立二皇子为新一任耀辉帝。”

    众人默了一小会儿,有人道:“为什么是二皇子,而不是大皇子呢?大皇子对政事比二皇子更了解,如果由他继位,我们耀辉国一定能更快恢复正常。”

    “大皇子?”

    南宫璃笑笑,转向大皇子道:“若是今天南贤郡主尚在的话,或许我会同意这个说法,可是南贤郡主不在了,永远地离开了。”

    当南宫璃说到“永远地离开了”这六个字时,大皇子皇甫曦的心,狠狠地抽痛了一下。

    南宫璃的这句话,看似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际上却是在表态。

    南贤郡主为什么会死?是谁负了她?南贤王府又怎么可能站在大皇子这边?他们不报仇就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这辈子恐怕都不会给大皇子什么好脸色看了。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人总是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

    南宫璃故意停顿了一段时间又道:“南贤王府支持二皇子,我南宫府必看齐。顺带一提,如今归在南贤王府之下的,以付家为首的耀都的一些世家,一定也会支持二皇子。

    哦,还有一件事,我差点就忘了。北门区域和南门区域的人,也都知道了自己能得救,是二皇子派我前去的,是二皇子的功劳。”

    这、这还怎么玩?已经到了民心所向的地步了,寡不敌众啊!这么看来,大皇子大势已去。识时务者为俊杰,二皇子这帝位已经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