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菱最受不住的就是皇甫赢对南宫璃的另眼相待,反正事已至此,她也就豁出去了!

    “她不是南贤郡主,她是假冒的!”

    “香菱!”

    皇甫赢冲着香菱怒吼道:“你越说越过分了!”

    “赢哥哥,我说的都是真的!她根本不是南宫琉璃,她是南宫璃,南宫家的二小姐!

    你要是不信,你可以去南城的南宫府打听打听,他们府上的二小姐是不是来了耀都,你还可以抓个人来当面认一认!”

    皇甫赢面子一沉道:“香菱,不许再说了。”

    其实,香菱把话说到这份上,很多人基本已经信了。

    一直以来,大家都想不明白,明明毁了容的南贤郡主,怎么非但没被毁容,姿色还更甚以往了?还有,从未听说过南贤郡主天赋惊人,怎么一下子变得那么厉害了?

    香菱公主所言,多半是真的。不少人将视线投在了南宫璃的身上,也不是说在等她的答案,只是想看看她待这件事的态度。

    南宫璃一一迎向那些试探的眼神,微笑道:“其实这件事,我是打算在局势稳定后再告诉大家。

    不错,我的确不是南宫琉璃,我的名字是南宫璃。我不是南贤郡主,真正的南贤郡主,痴心错付,最后客死异乡。”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南宫璃特意看了眼皇甫曦。

    皇甫曦愣了下,垂下眸,没有和她对视,似是在沉思些什么。

    “你们听听,她自己都承认了!她假装南贤郡主,罪大恶极,理应问斩!”

    南宫璃直接无视香菱的话,自顾自道:“南贤王府与我南宫府,本就是一家人。我出手相助,是义。如今,耀辉国历经大劫,劫后余生,我为耀辉国拼尽全力,是忠。

    我虽有罪,但功过相抵,罪不至死。我将卸去南贤郡主的名号,恢复成我该有的身份,从此我同耀辉皇室再无瓜葛。”

    众人一听,心中感概万分。

    区区一南宫府的二小姐,天赋惊人,言行举止得体大方,小小年纪就能这般,这可是许多耀辉皇室成员都无法攀比的。这样的人,来自于南城那种边缘小城,当真是不容易啊!

    在得知南宫璃的真实身份后,众人不但没有看不起她,反而觉得她更了不起了。

    香菱见众人竟没有人站出来反驳南宫璃,跺脚道:“不能放过她,她欺骗了父皇,欺骗了我们整个耀辉皇室,其罪当诛!”

    皇甫赢皱了皱眉,“来人,香菱公主精神不太正常,把她带下去休息。”

    “赢哥哥?放开我,你们放开我!南宫璃你个贱人!都给我出来,杀了这贱人,给我杀了这贱人!”

    香菱话落,数道黑影落地。

    南宫璃哼笑一声道:“香菱公主,你这是要做什么?想杀我?想让你的人像杀耀辉帝和淑惠皇贵妃那样,也杀了我?”

    “是,耀辉帝和淑惠皇贵妃那对狗男女是我杀的!我认又如何?母妃被敌人的召唤兽咬死在宫殿内,而他们呢?居然在大殿内卿卿我我,还数落我母妃的不是。我为什么要留着他们,我当然要杀了他们!”

    香菱说着,从架着她的几名护卫手里挣脱了出来,对着皇甫赢道:“赢哥哥,耀辉帝不仁不义,没本事还独揽大权,我这是在帮你啊!赢哥哥,我对你的感情,难道你一点感觉都没有么?”

    南宫璃嘴角微抽,香菱这蠢货,说出这种话来,这不是添乱么?白白给皇甫赢弄上个污点,是怕他继位继得太轻松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