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璃话里有话,大有倒打一耙的势头,以香菱的性子,她怎么可能不反击?

    “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父皇从小就疼我,我有什么理由要杀他?还有,淑惠皇贵妃和我一向处得关系不错,我又为什么要杀她?”

    的确,这是一个疑点。

    香菱是女儿身,无论谁登上帝位,对她来说都没有影响,她没理由要多此一举,没事找事。

    众人这么一想,继而看向了南宫璃。

    这香菱是没有杀人动机,而南贤郡主这边,压根就是没必要吧?

    她的本事,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今后她在耀辉国的地位必如日中天,哪里需要杀耀辉帝和淑惠皇贵妃?

    看着众人都一脸不信的样子,香菱急中生智,指着南宫璃吼道:“是她!这次西岳突袭我们耀辉,全都是她在搞鬼!父皇得知此事大怒,欲要责罚她,谁知她不知悔改也就罢了,一言不合就动手!”

    南宫璃笑了,这个香菱该说她什么好?看着挺聪明的,实际上愚蠢至极。

    “是谁救下了北门区域的人,又是谁救下了南门区域的人,现在又是谁赶来给你们解围?

    西岳来犯,是我搞得鬼?是我请西岳来的?就因为我,所以西岳不惜派出那么多高手?香菱公主,你觉得有这个可能么?”

    “就、就算不是完全因为你,也和你脱不了关系!”

    “呵,按照香菱公主的想法来。那,在场的每一位,其实都是西岳的帮凶。”

    众人没想到南贤郡主会出这么一句话,一个个略带迷茫地看着她,等待其中的说法。

    “耀辉要是足够强,西岳来不来犯又如何?归根究底,就是我们耀辉不够强,就是我们不够强。”

    “你、你强词夺理!”香菱跳脚道。

    “是,不过我也是有样学样,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香菱公主你非得把这事往我头上扣,你打的是什么算盘?

    我是从大殿正殿门走进去的,你又是从哪里进去的?可曾有人见到你入大殿?你又为什么会在大殿?”

    南宫璃抛出的问题,香菱一个也没回答,不是不知道怎么回答,而是根本不能回答。

    她堂堂一国公主,进个大殿不走正殿殿门?这根本不符合她平时里的性子。

    加上,耀辉帝都下令除淑惠皇贵妃外的所有人都得在殿前御敌,香菱公主又为何在大殿内?

    南宫璃停顿片刻,又道:“还有,香菱公主方才说自己在大殿同耀辉帝和淑惠皇贵妃说事,不知可否告诉我们,说的是什么事?”

    香菱想了想道:“父皇说了,要将帝位传给赢哥哥,这事淑惠皇贵妃也同意了。”

    “哦?”

    南宫璃没想到,香菱会当着大家的面,说出传位的事。在这件事上,自己和她倒是同一战线的。

    “不过,不过是有个前提的。”

    香菱有些害羞地低下头补充道:“赢哥哥必须娶我为后。”

    香菱这话一出,立马被皇甫赢给推开了,“香菱你胡说什么?父皇怎么可能说出这种条件来?”

    “赢哥哥,是真的,我不是父皇的亲生女儿,所以,你是可以娶我的!”

    “这不是可不可以的事。”

    “那是什么?赢哥哥,你难道还没对南贤郡主死心么?她就是个卑贱的人,她配不上你的,你可不能被她的外表蒙蔽了双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