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眼下有个问题。

    耀辉帝和淑惠皇贵妃是被谁杀死的?

    香菱需要找人来顶罪,毕竟耀辉帝死得不怎么好看,就算她可以承认不是耀辉帝的女儿,也不能承认这样的事是她干的,这样会影响她在赢哥哥心中的形象。

    耀辉帝再怎么无能,他也是赢哥哥的生父,要是被他知道,是自己下的狠手,他会怎么看自己?绝对要找个替罪羔羊才行!

    香菱正这么想着,大殿殿门外有了动静。她心里一个打鼓,忙寻了处地方躲了起来。

    从殿门外走进来的不是旁人,正是急匆匆往耀辉皇宫赶来的南宫璃。

    之前的水鳞草药剂还有些剩的,就在刚才她稀释了些,分给大殿前的人,让他们拿去对付余下的那些狂召唤师。

    而她自己,打算趁着大殿里人不多,只有耀辉帝和淑惠皇贵妃在的时候,好好的和耀辉帝谈谈退位的事。

    她也不想把事情弄得太难看,耀辉帝再不济也是皇甫赢的生父,他若是能主动提出退位,那大家皆大欢喜,他若是冥顽不灵,非抓着大权不放,那她就要动用自己所能动用的所有势力,来好好的压一压他。

    总之,耀辉帝退位,捧二皇子皇甫赢上位的事,她势在必行。

    然而,一进大殿,还未见到要见的人,就先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最先入眼的是趴到在地的淑惠皇贵妃,紧接着,寻着那股味道看去,南宫璃很快发现了身首异处的耀辉帝。

    耀辉帝死了?淑惠皇贵妃也死了?

    南宫璃微微皱眉,她有种自己到了第一案发现场的感觉。

    当然,这不是关键,关键按照套路学,这个时候没准就会跳出一个人来,指着自己说自己以下犯上,弑君了。

    果真如南宫璃所料,她都还没转身,身后就响起了一道尖锐的女声,“南贤郡主杀人了!南贤郡主杀了我父皇和淑惠皇贵妃!快来人啊!”

    香菱边拼命喊,边推开殿门往外冲,那模样就像是在遭人追杀一样。

    南宫璃朝天一白眼,本来她还得想想,眼前这一幕到底是谁干的?是耀辉国的,还是西岳国的,现在看来都不用想了,这件事绝对就是香菱干的。

    只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自己的到来应该是巧合,她绝对不会是因为要设计陷害自己而杀了耀辉帝和淑惠皇贵妃。

    一时间,南宫璃也理不顺其中的道理,只得转身走出大殿,打算先为自己洗罪再说。

    香菱飞奔而出,惊了殿外众人一跳。好在南宫璃给的药剂十分管用,大殿外的困境已除,众人总算能分些心在别的事上了。

    香菱一眼就在人堆里找到了皇甫赢,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扑进了他的怀里,将脸埋在他的胸前,哭喊道:“我正在同父皇和淑惠皇贵妃说事,南贤郡主不由分说地冲了上来,先是一把推开了我,然后、然后就…呜呜,太可怕了,她直接砍下了父皇的头颅,她连淑惠皇贵妃都没有放过。”

    南宫璃冷笑着走到了殿外众人的跟前,“香菱公主,凡事都要有证据,我进去的时候,耀辉帝和淑惠皇贵妃已经死了。你就算要找个人替罪,你也该找个没胆加没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