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辉帝一听,炸了,“你敢!我可是耀辉国的一国之君,是你的父皇!你居然想弑君?”

    一国之君?父皇?

    香菱讥笑道:“你不是我父皇!”

    什、什么?

    耀辉帝和淑惠皇贵妃同时一惊,只见耀辉帝眯起眼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根本就不是我的生父!还愣着做什么,快动手!”香菱催促道。

    躲在她身后暗处的死士犹豫了一会儿,他们只有保护她的义务,并没有任她差遣的义务,只不过她既然都说出那种话来了,若是让这耀辉帝活下来,她的日子怕就不好过了。

    黑衣死士怕麻烦,能动一次手解决的事,没有多动几次手的道理。于是,其中一人现出了身形,缓缓走向了耀辉帝。

    耀辉帝也是个修魔师,还是名中级火元素修魔师,他立即起身抬手就挥出去数颗火弹。

    那命黑衣死士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耀辉帝的火弹给打开了,吓得他急忙将淑惠皇贵妃拉到了身前,连连后退道:“你、你别过来!救驾!救驾!”

    居然拿女人来当挡箭牌?

    香菱越看耀辉帝越不顺眼,冷声道:“你身为耀辉国的一国之君,你都为耀辉国做了什么?胸无大志不说,敌国来犯,你只顾自己的安危。

    说什么舍小保大,牺牲是不可避免的,实际上,你所谓的小,怕是除了你以外的所有人吧?”

    眼看那黑衣死士距离自己仅剩几步之遥,耀辉帝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张口求救了几声没用,则对着香菱讨饶道:“女儿,好女儿,父皇可是最疼你的啊!你不能这样,你想要什么,你说就是了!”

    “想要你死。”

    随着香菱一声落下,耀辉帝的人头落地,他的头颅直接从帝座边滚到了帝台下,死不瞑目,双眼瞪出,明显死前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淑惠皇贵妃见状,整个人退到了一旁,双手捂住想要尖叫的嘴,满目震惊地看向香菱。

    谁能想到耀辉帝就这么死了?还死得如此凄惨?

    香菱露出了一抹快意,敢说她母妃不是的,她岂能让他再活在这个世界上?

    “说什么想要什么说就是了,等你一死,遗旨还不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真是又蠢又胆小!”

    香菱说着,视线慢慢挪到了淑惠皇贵妃的身上,“淑惠皇贵妃,你和父皇向来是最恩爱的,他走了,你不去陪他,他会寂寞的。”

    淑惠皇贵妃猛地醒悟过来,疯狂摇头道:“你不可以,你不可以杀本宫。你、你不是喜欢……”

    不及淑惠皇贵妃继续说下去,香菱盛怒道:“杀了!”

    “本宫……”本宫是二皇子的生母!

    带着只有她自己才知道的真相,淑惠皇贵妃倒了下去,美眸渐渐无神,没了生气。

    香菱不知道淑惠皇贵妃真正想说的,以为她是要拿自己喜欢赢哥哥的事做文章,心中恼怒,便直接送她归西,图个耳根子清静。

    她不知道的是,她杀了自己心爱之人的生母。

    死了,耀辉帝死了,淑惠皇贵妃也死。接下来,只要假传遗旨让赢哥哥娶自己,放赢哥哥的母后自由,以后她就能和赢哥哥辛福地生活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