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辉帝的胆子,香菱心里明白得很。

    早前的时候,她就觉得奇怪,母妃在她心里是个有谋的,而自己又是个胆大的,怎么会有这么一位胆小怕事,还死要面子的父皇?

    现在,她明白了,因为他根本就不是自己的生父。

    耀辉帝虽不是自己的生父,但好歹相处了那么久,他的脾性,香菱还是摸得很清楚的。所以,不带思考的,她直接向着耀辉皇宫的大殿奔去。

    香菱挑的是一条较为隐蔽的小路,倒是没有遇上什么召唤兽,偶尔遇到一两只,也被紧紧跟随着她的黑衣死士,三四下就给丢远了。

    香菱心中暗道:丢了耀辉国公主的名号也不亏,这些黑衣死士显然是她生父手下的人。生父手下的人能如此厉害,她的生父的地位必定不低,多半高于耀辉帝。

    想到这里,她便动起了一些心思。

    她已经失去了母妃,她说什么也要得到赢哥哥,在这件事上,她绝对不会退步!

    耀辉帝胆小,遭此大劫,这会儿必定自己躲在大殿内,让其他所有人都在大殿外护他周全。趁着这个机会,她可以悄悄潜入大殿,逼他下旨让赢哥哥娶自己。

    喜欢了赢哥哥那么久,他的一些事,她心里明白得很,他为了他的母妃,他必须拿下太子之位。

    这一点,恰好可以拿来利用。

    耀辉帝怕死,只要自己施加点压力给他,为了求生,还怕他不下旨?到时候,让他将帝位当作自己的嫁妆,她就不信赢哥哥不娶她!

    香菱越想越觉得这办法可行,更加迫不及待地想潜入大殿。待她真的顺利进入大殿后,却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陛下,也不知道现在香妃那边怎么样了。这要是她出了什么意外,那边要是怪罪下来,我们可如何是好?”

    “哼,要怪罪去怪罪西岳国,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难道还是我让西岳来攻打我耀辉的?”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香妃终归不是寻常人,要不要……”

    “不要!”

    耀辉帝愤道:“那个女人,死了最好,留着我看着心里变扭。我只要有爱妃就够了,爱妃莫再提那扫兴的女人。”

    扫兴的女人?

    香菱握紧双拳,怒气冲天地跑向了耀辉帝,指着淑惠皇贵妃吼道:“母妃为护我而死,你却在这里受众人的庇护,还和这个女人卿卿我我的,还说我母妃是扫兴的女人?”

    突然出现的香菱把耀辉帝和淑惠皇贵妃都给吓了一跳,淑惠皇贵妃面对香菱的指责倒也没有生气,在她眼里香菱不过就是个孩子,如今又没了母亲,说点气话也没什么。

    可淑惠皇贵妃觉得没什么,耀辉帝不是这么觉得的。在他看来,整个耀辉上下就没人可以这样指责自己!

    “放肆,你竟然这么说话,看来真是把你给宠上天了!”

    “宠上天?笑话,西岳突袭耀辉皇宫,我和我母妃受困在殿中,父皇你在哪里?你所谓的‘宠’就是这样的么?”

    “反了你!”

    “对,我就是要反!”

    香菱说着,转向身后方,阴狠道:“把这对狗男女给我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