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香菱瞪大着眼,母妃刚才说了什么?

    父皇不是她的生父?她不是真的耀辉国公主?那她是谁?那她生父又是谁?

    “母妃?母妃?!”

    香菱愣了半秒,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母妃已经、已经去了。

    “不,不会的,母妃!你不会丢下我的,你最疼我了!母妃!母妃!”

    香菱不停地摇晃着香妃的身子,她不相信,她不相信母妃会离开这个世界。

    那个总是对她分外温柔的母妃,那个就算是凶她,也多不过一秒的母妃,她就这么永远的离开了自己。

    “为什么?”

    为什么母妃会离开自己?

    都是因为西岳!西岳好好的,为什么要攻打她们耀辉国?他们图的是什么?

    “是南宫璃!都是南宫璃那个贱人的错!”

    若不是那贱人得罪了西门珩,之前西门珩还处处讨好自己呢,怎么会说翻脸就翻脸!都是因为那个贱人,自从那个贱人回来后,一切都变了!

    她,耀辉国最美的公主,不是最美的了。

    她,耀辉国最厉害的耀辉皇室召唤师,不是最厉害的了。

    她……

    香菱低下头,看着少了一根手指头的自己。虽然只是一根,但这也是身残,身为耀辉皇室的一员,身残就是耻辱!

    她要杀了那个贱人,一定要杀了那个贱人!那个贱人必须为自己的身残,为母妃的死而付出代价。

    香菱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听着殿外时不时传来的惨叫声,看着为了护住自己,正在和多头召唤**手的黑衣死士,她忽然就笑了。

    任那贱女人再怎么厉害,面对西岳这么强的攻势,她除了等死还能干什么?

    “啊哈哈哈,死吧,去死吧!死了就没人和我争赢哥哥了。”

    香菱疯笑了起来,笑着着笑着,她猛地一顿。

    她,她和赢哥哥不是亲兄妹?所以,她可以和他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香菱双眼一亮,最后看了自己母妃一眼,便急匆匆地冲了出去。

    她要去找赢哥哥,她要告诉他这件事,这样赢哥哥就可以和自己在一起了!他就不会有顾虑了!

    母妃已经不在了,她只有赢哥哥了!

    守着香菱的黑衣死士见状,忙跟着飞身追了出去。

    ——

    耀辉皇宫大殿前,大皇子皇甫曦和二皇子皇甫赢正联手抗敌。

    在他们跟前的,除了他们各自的拥戴者外,还有部分皇家学院的导师。

    这次西岳的突袭弄得耀都上下措手不及,光是调动高手进宫就已经废了不少时间,本以为对方不会派高手前来,只会以数取胜。没想到的是,来的人不仅多,而且还相当厉害。

    原计划皇家学院的众导师分成几小队,分别将耀辉皇宫大殿外,其他几处的皇室成员带回大殿一同守护。

    结果,分队出去后,回来的竟寥寥无几,可以说是没有。

    唯一赶回来的一队,眼看就要和大殿外的众人汇合,生生地被身后追捕的召唤兽们撕成了两半。

    耀辉帝亲眼目睹了这一幕,吓得躲进大殿内,连头也不敢再探出来,还逼其他耀辉皇室成员全都出去抗敌。

    而他自己就拉着淑惠皇贵妃躲在皇位上,瑟瑟发抖。

    见到如此懦弱的耀辉帝,大殿内外众人反心已起,无奈困境未解,只得先共同御敌。